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反对“宪政”是兜圈子阻挠依法治国

2013-05-23 22:35:5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时事评论 | 浏览 3206 次 | 评论 0 条

反对“宪政”是兜圈子阻挠依法治国

—— 驳《“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宪政”是“从西方话语体系出发”吗?如何理解毛泽东1940年专文论述《新民主主义的宪政》?毛也属于“从西方的话语体系出发,与中国政治理论的一些词汇强行对接”?毛泽东为何痛斥阻挠“宪政”的人?《宪法》是“宪政”的依据,依中国《宪法》行“宪政”如何能否定“中国现行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

我们无法不说《环球时报》社评的水平真是越来越差了,文风也越来越恶劣。具体表现为蛮不讲理,打棍子扣帽子,不讲逻辑思维,指鹿为马,肆意构陷。这风格有点像文革开着卡车架着高音喇叭上街搞语言暴力式“大辩论”,笔者当年见到不少。

看完《环球时报》5月22日“社评”《“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不禁令人瞠目结舌:如此“代表”中国面向全球发声的媒体怎能如此为文?因为全文竟然找不到任何支持其自身论断的论据,且直言“不需要论辩”,一派赵高指鹿为马的霸道跃然纸上!真可谓——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或者说,谁敢再说“宪政”二字,就归入西方敌对势力,你就犯“颠煽罪”!这还有一点理性吗?这还像一个面向“环球”的中国顶级媒体吗?这让世界如何看待中国媒体的水平?姚文元梁效可能要窃笑了——因为当“环球”言之凿凿“宪政”是“从西方话语体系出发”时,不知他们是否认真读过毛选?他们可知道早在1940年毛泽东曾痛骂阻碍“宪政”的顽固分子?那不知该称为何方的“话语体系”?

杨晓青教授《环球》该社评与《红旗文稿》杨晓青教授相关文章是姊妹篇,它们的雷同之处有二:

其一,不拿“西方、资本主义”来贴标签、扣帽子不说话,于是便似乎占领了“政治和道义高地”,从云端里发出豪迈之声:宪政是“从西方的话语体系出发,与中国政治理论的一些词汇强行对接,得出否定中国现行政治制度的结论。‘宪政’实际上是绕了个弯,用新说法提出中国接受西方政治制度的老要求。”《环球时报》甚至赤裸裸指鹿为马:“围绕‘宪政’做理论论辩没有实际意义,因为它的目标设定已很清楚,就是要改变中国的发展道路”——如此构陷够狠。可是,根据何在?——没有了;谁主张谁举证——不管了。这就叫做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谁再说“宪政”二字,谁就是要“否定中国政治制度”——这还了得?这还不是“颠煽罪”摊上大事儿了?如杨晓青教授大作末尾也如此强调:“谁否定阶级斗争,谁否定无产阶级专政,谁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此话自是列宁那个年代说的,而杨晓青此时此地重提,却颇有图穷匕见之感,我们似乎隐约听到“文革风雷”在远处传来。可惜的是,与杨晓青所引言论非常合拍曾经的“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中共党的基本路线不知为何进了历史博物馆?

《环球时报》与《红旗文稿》杨晓青文章的第二个雷同是:在专论“宪政”的文章中,却从不提及习近平总书记年初关于《宪法》的一系列重要讲话,更不用说稍加解读,且也不提中共宣示15年的“依法治国”重大治国方略的意义。我们不知这是不是有意为之,否则为什么对习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如此不屑一顾?

毛泽东文:新民主主义的宪政“环球”们贴“西方”标签贴惯了,太随意了。他们忘了根本,忘了眼下咱们视为治国理政根本大法的《宪法》原本就是西方的东东,是向西方“资本主义”学习借鉴而来的。可不知《环球》为什么不批西方传来的宪法而唯独对“宪政”咬牙切齿?而中国现在法庭的基本布置和格局、律师辩护制度乃至法官身上法袍的样式也是“西方”来的,不知为何也不见批判和摒弃?

那么我们要问:既然借鉴了“西方”的《宪法》,为何“宪政”就不能提?似乎它已经被“环球”列入“颠煽”的范畴?然而,一九四○年二月二十日,在延安宪政促进会成立大会上,毛泽东发表了重要讲话,他说“我们今天开的这个会,叫做宪政促进会。为什么要‘促进’呢?如果大家都在进,就用不着促了……有些人,他们不进,躺着不动,不肯进步。他们不但不进,而且要向后倒退。你叫他进,他就死也不肯进,这些人叫做顽固分子。”(见1940年毛泽东文《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那么,我们就必须讨论下面的问题了——

一、究竟什么是“宪政”?

《环球》不给出定义,构陷无也须证据,因为它话语霸权在握,无须讲理。但小民无话语霸权,道理还是要讲的,但无须过多引用经典教条,凭事实、常识和逻辑论证足矣。

“宪政”者,依《宪法》治国理政也;换言之,将《宪法》的各项规定一一落实到治国理政的实践中去,其中包括根据《宪法》审查和制定各项具体法律、法规、制度、条例,违反宪法精神和要求的则予以修订或废除,宪法有规定但实践中没有对应的具体法律、制度规范可践行时,就应当依宪立法定制;在行政管理和司法过程中,一切违反《宪法》规定的,都应当杜绝和纠正。这样一种依《宪法》治国理政、立法、司法的实践称之为“宪政”。它与什么“西方”“东方”不相干,而是“依法治国”的题中之意。

因此可以说,如果仅有《宪法》而无“宪政”,这《宪法》就自然成了——或在一定程度上——成了官样文章,成了虚设的花瓶。有《宪法》就有“宪政”是正常的符合逻辑的行为;有《宪法》而拒绝行“宪政”是不正常、不合逻辑的伪政治、骗人把戏。毛泽东称之为“挂羊头卖狗肉”。

二、“宪政”的依据是《宪法》,不同的《宪法》导致不同的“宪政”。世界上没有一种固定模式可称为“西方宪政”的东西。

正如宪法一样,“宪政”一说作为政治学范畴的概念,它也确实来自西方。但“宪政”、“宪法”都是中性词。宪政的具体实践内容,即使“西方”英、美、法等以及东方的日本、韩国、新加坡等,都会因为各国《宪法》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宪政”实践。《环球时报》心里很清楚,新加坡的宪政虽然也有三权分立,但因其《宪法》的不同而与日本、美国、英国等国宪政差别很大。所以动辄言“西方宪政”是很可笑的,是糊弄小学生的把戏。现在信息获取很方便,随时可以查考。

《环球时报》一向视“西方”为洪水猛兽,“亡我之心不死”,所以不论什么自己不喜欢的东东,统统可以贴上“西方”标签批判之、拒绝之。“宪政”嘛——很讨厌,而且习主席竟然说“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可如何是好?不管什么《宪法》下的宪政,先给它贴上“西方、资本主义”标签再说,这在中国往往颇有效——但西方的电脑、iPhone、iPad、互联网、进口轿车、摄影摄像设备、进口技术……那是不能不要的,且往往趋之若鹜。

可如今的时代毕竟已不是当年可以把亿万老百姓忽悠得盲目山呼万岁的年月了,糊弄和吓唬只能迎来一阵“拍砖”,而指鹿为马的霸道除了凸显自己的骄横和苍白无知,也不过只增笑耳。不信请看下文。

三、中国行“宪政”会不会出现“否定中国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的结果?答案只有一个:不可能!

《环球时报》指鹿为马构陷呼吁“宪政”者,而我们不会像《环球时报》那样蛮横地说“理论论辩没有实际意义”,我们还是要用逻辑思维和常识、事实说说如下理由:

1、实施“宪政”的前提是《宪法》,它规定了“宪政”的性质。宪政是将宪法规定逐一落实于治国理政、立法、司法实践中去,没有《宪法》何来“宪政”?不依《宪法》何成“宪政”?

那么,按照现行中国《宪法》实施“宪政”,如何会出现《环球》所言之“否定中国政治制度”、“改变中国发展道路”的结果?《环球》及杨晓青教授不是危言耸听指鹿为马又是什么?正如《环球》自己在文中所说:“宪法规定了中国的基本国体、政治制度以及人的基本权利”——那么严格实施宪政只会有助于中国“基本国体、政治制度”以及一系列《宪法》规定严格依法运行。难道我们按当今中国《宪法》实施宪政却做出个“西方制度”来?那还叫“宪政”吗?难道中国的马能生出“西方”的小马驹?所以,《环球》不讲理的构陷是不是玩弄语言霸权?是不是只能糊弄小学生?

2、无知和对人治的迷恋,导致谈“宪政”而色变,进而肆意否定宪政。

当今反对“宪政”的人,是把西方某些国家宪政中的“多党制、三权分立、军队国家化”这些视为洪水猛兽的。所以《环球》才会说实行“宪政”就是要“否定中国现行政治制度”。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这不是无知是什么?我们的《宪法》中没有这些条款,依宪而行的“宪政”如何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无知和大脑思路不清给“环球”们平白无故增添多少烦恼和杞人之虑啊。

但“环球”们也许会说,《宪法》也是可以修改的,今日实行“宪政”,明天他们就会要修改《宪法》——此话不假,但又说过头了。因为修改宪法已经不属于“宪政”范畴中的事了,它属于“制宪、修宪”的另一套完整政治程序——正如立法和司法是性质根本不同的两回事一样。即便不提出实行“宪政”,中国《宪法》不也修改过多次吗?“宪政”与“修宪、制宪”有何必然因果联系?正如立法和司法——岂可同日而语?

如果说《环球时报》等反对“宪政”不是出于幼稚无知,那么只能有另一种解释:那就迷恋人治的权力不受制约,对人治这个香饽饽感情特别深厚,那是可以动辄以个人“圈阅”代替所有法律的。而“宪政”的实质就是依法授权和依法限权——在我们这个人治历史悠久、权力受制约很不够的国家,在我们这个数千年来“官本位”的国家,实施“宪政”的现实结果可能就是依法限权会多于依法授权,即所谓“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习近平语)。在真正的“宪政”实践中,某些官员、政府部门想为所欲为更难了,不按宪法和法律行事更难了,想以某领导的“口谕”“便宜行事”的机会更少了,弄不好就会有“民告官”,说不定“官”往往还真的败给了“民”——这是很要命、很令人头疼的事儿啊!否则,中国《宪法》是在执政党领导下的人大制定的,依《宪法》行“宪政”有何可怕呢?又与什么劳什子“西方”何干呢?

3、即依“西方”政治学者对宪政的解释,也不会导致《环球》危言耸听什么实行“宪政”就要改变“中国政治制度”的现象发生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终身教授路易斯•亨金指出:宪政意指“成立的政府要受到宪法制约,而且只能根据其条款来进行统治,受制于宪法的限制”。“它希望通过法治来约束个人,并向个人授予权利一样,它也希望通过法治来约束政府并向政府授权。”请《环球》注意,作为定义的阐述,这里所说的《宪法》不是指美国宪法吧?应当是泛指所在国的《宪法》吧?

美国华盛顿大学教授丹•莱夫以宪政蕴含的法治要义来阐述宪政,认为“宪政意指法律化的政治秩序,即限制和钳制政治权力的公共规则和制度。宪政的出现与约束国家和官员相关。”我们不知道这与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有何不同?与习近平总书记年初有关《宪法》的重要讲话精神有多少本质差别?不知道这些理念和阐述与我国“依法治国”的精神和方略有多少抵触?

四、反对“宪政”,至少客观上就是兜圈子阻挠“依法治国”

至此,我们可以看到《环球时报》该社评以及《红旗文稿》上杨晓青教授的类似文章断言“‘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此类危言耸听的谬论是多么武断,又是多么幼稚可笑!

中共宣示“依法治国”已经15年了,虽有明显进步和成绩,但由于从理念到实践都有个转变和摸索过程,一些人迷恋人治的权力无边界形成“依法治国”的重重阻力,所以“依法治国”中还存在许许多多亟待解决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已经严重影响到“和谐社会”的构建,已经造成许多社会不稳定因素不断蔓延,已经形成了一种民怨的迅速淤积。这方面的例证已经举不胜举,许多“群体性事件”已经多次敲响警钟。在这样必须大力推进依法治国、推进改革的关键时刻提出政治学上的“宪政”理念和主张以及毛泽东曾经论述过的“新民主主义的宪政”,对贯彻“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对实现社会正义与公平,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和可持续发展,是非常具有积极意义的。真心践行“依法治国”,必须行“宪政”,只有这样才能使“依法治国”从理念和修修补补之为转向逻辑清晰且系统有效的有序实践,“依法治国”才能最终成为现实。“摸着石头过河”已经摸了15年,前路已经清晰,是该甩开依法治国的步子前进了,总是在河中央裹足不前恐怕会溺水的。

杨晓青教授喜欢引用马恩列斯毛,确实厉害,一句话就把你噎住。不过我们对“语录战”不感兴趣,自从“真理标准大讨论”后,这种动辄取其所需的片面“语录战”基本没有市场了。可无奈杨晓青教授对此乐而不疲,那咱也跟着回应一把吧——毛泽东说:“宪政的困难,就是因为顽固分子作怪;但是顽固分子是不能永远地顽固下去的,所以我们还是大有希望。……顽固分子,实际上是顽而不固,顽到后来,就要变,变为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 (1940年毛泽东文《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说:反对“宪政”的实质正是客观上“兜圈子”反对和阻挠“依法治国”,就是迷恋人治,迷恋权力不受制约或少受制约,而这无疑将阻碍中国的可持续发展,阻碍中华民族复兴之“中国梦”的实现,甚至导致倒退。

由是观之,《环球时报》社评《“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就不啻一篇指鹿为马的废话,不啻无知之言,不啻对呼唤“宪政”的构陷,而且是严重干扰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年初关于实施《宪法》一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的错误言论,对凝聚国人共识和“依法治国”方略的实施极其有害。

如本文观点有错,恭候《环球时报》和杨晓青教授赐教。如本文观点、逻辑、论据基本无错,《环球时报》及杨晓青教授该如何?□

2013年5月23日  

【备注】杨晓青: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法理教研室副主任、党支部书记,北京市法理学研究会理事。

相关链接

1、毛泽东1940年文章: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2、《环球时报》社评:“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

3、《红旗文稿》刊文称宪政理念属于资本主义而非社会主义(杨晓青/文/新浪网)

4、应学俊:解码“宪政梦”

5、应学俊:社会发展就是一个不断“否定”的过程——与齐彪教授商榷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标签与构陷      下一篇 >> 与《环球》和杨晓青们共学毛选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