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请《环球》别带我们滑入“复杂”泥潭

2013-08-22 16:37:3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杂谈随笔 | 浏览 2711 次 | 评论 0 条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胡锡进说“世界上国家大多都挺复杂”;而叔本华说“最难的事情是把复杂变得简单”。竭力宣扬“复杂中国论”算不上什么理论创新。智慧与创新应表现在运用智慧抓住本质使问题“简约”。竭力宣扬“复杂中国论”只能使人迷茫,左右为难,进而对中国改革与发展望而却步。

胡锡进论复杂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出书《胡锡进论复杂中国》,捧者甚寡,拍砖者甚多。为什么?因为人们发现,胡锡进企图把大家带进一个“复杂”泥潭,打一场稀里糊涂的泥巴仗。好笑的是,胡鸿篇巨制的前提却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其实都挺复杂的”——既然如此,“中国复杂论”岂不是连篇废话有何意义?《中国青年报》曹林编辑一针见血:那是“一句正确的废话”

一、《环球》怎样将“简单”打造成“复杂”

大约“环球社评”毕竟非胡锡进一人直接操刀,毕竟还有“三人评”或四人评的写作班子,故“文路”如醉酒驾车,在“复杂中国论”的路上歪歪扭扭,把个“复杂中国”搞得更“复杂”了。不过平心而论,醉驾的人也不总是迷糊,酒后吐真言,一不小心会“骂题”,会剑走偏锋——最近《环球》就一不留神把“复杂的中国”搞“简单”了一回,甚是难得。

比如《环球》2013年8月21日社评题目就是《治中国之难,主要难在治官》。看看,多么靠谱的判断!一下使中国之“复杂”回归到“简单”!牵住这个“牛鼻子”,顺藤摸瓜下去,中国之“复杂”和“难题”岂不迎刃而解?不说解决中国的全部难题,至少也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不过,回过头来一看,不对了,《环球》看法曾经似与此相悖,他们认为腐败问题出在“官员身边环境”几乎“险恶”,将腐败的责任“分摊”给位高权重腐败官员“身边半径”之更多人,说这是“反腐败的第一道关口”;故中国做官太难了,只好“允许适度腐败  民众应理解”了,可如今……?

我们不否认《环球》社评有时“酒精度”不高,有过一些警世之言,比如过去《环球》是见“西”必批必否的,甚至不拿“西方”当靶子不说话;在论及腐败时,《环球》更是会以“西方”一鳞半爪的腐败事件来佐证在任何国家腐败都不可能杜绝,因此有了“适度腐败论”。但在上述那篇社评中,《环球》竟然也承认“西方体制大体把官‘管住’了”,并很罕见地说道“从实际情况看,中国治官需要认真学习西方的经验……”,甚至还如此说:“中国社会历史上的崩溃大多是‘民反’造成的,但导致‘民反’的原因却往往是官僚阶层的腐败或社会治理错误”。

呵,这是酒醒了,实是难得!《环球》似乎有点儿从“复杂中国”回归“简单”了:“治中国之难,主要难在治官”——“西方体制大体把官‘管住’了”——那么实事求是,咱们研究一下为何西方体制能把官“管住”,借鉴或曰学习成功理论和经验,让实践来验证(即便是部分地区尝试),这不正是顺理成章的下一步吗?

环球:《治中国难,主要难在治官》

顺藤摸瓜:“官”为何难治?因官非民选,故官总要向授予乌纱和权力的“上面”负责,官员是“上面”的“仆人”而非“人民公仆”,故官员对下耀武扬威,敷衍塞责,知法犯法,造成民怨淤积,官民冲突,舆论对峙;由于强调几近人治的“绝对领导”,故原本无处不在的民主监督反而难以形成“制度笼子”(机制),官员权力难以制约,民主监督和举报的代价高到可能失去自由乃至生命,网络举报风险更高,一不小心就会受到“法律制裁”;纪检委、公检法?那是运动员中产生的“裁判”,决定他们乌纱帽的并不是人民群众……这难道不是中国吏治的怪圈?这难道不是“治官难”的症结?事实和逻辑已再清楚不过

但《环球》很快又把事实和逻辑已经很简单明了的中国问题“复杂化”了——西方体制把官“管住”了,但《环球》认为“那种体制的问题是政府软弱,缺行动力”;“中国体制下政府成了改革开放的强大引导力量,但官员滥用权力和腐败又成了问题。”学习、借鉴西方经验吗?不行,《环球》认为“在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现实下,后一种做法肯定走不通。”这真是左右为难啊!

——各位看官,明明事实和逻辑很清楚,但硬是自设藩篱固步自封,这难道不是《环球》自己把中国问题“复杂化”吗?呜呼,这就是文路多变的复杂,这就是思路扭曲的复杂。如此剑走偏锋、捉襟见肘的“社评”!《环球》终于告诉我们中国之所以“复杂”的原因了。

西方体制“政府软弱,缺行动力”?可能是有那么一点。奥巴马的救市措施乃至系列改革涉及举国上下,要重新分配纳税人的很多钱,岂能随随便便一锤定音?反复磋商有何不对?难道像某些独裁领导人那样“一句顶一万句”或“一把手说了算”就是所谓“强大的引导力、决策力”?可《环球》承认如此“强大的引导力、决策力”滋生出“权力滥用和腐败”已经到了危及执政党自身生死存亡的程度了,还不赶快考虑改革如果因如此“强大的引导力、决策力”而导致自身的垮台和毁灭,其“优越性”难道不也荡然无存?这也是一种复杂——难以自圆其说的“复杂”。

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使自己陷入自己制造的悖论——这就是胡锡进“复杂中国论”不靠谱之处。不知胡锡进的逻辑思维哪里去了?

二、“复杂中国论”设下的“套”——无法推出任何正确结论

“复杂中国论”表面无意义,其意义在于胡锡进未说出的后半句,设下的一个“套”——中国如此“复杂”,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复杂的中国”该如何前行呢?这才是胡锡进“复杂中国论”的内囊。胡锡进自然没有直截了当地回答,那太不好说了。但在一篇篇环球社评中有散见而一以贯之的答案。我们不妨稍作回顾——

《环球》在2013年1月23日社评中写道:“中国国家大,底子薄,发展的任务相当繁重,这要求政府扮演比在西方国家更积极的角色,对决策力也有了更多现实需求。”胡氏对习主席宣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及时发出提醒:不要编出“西方制度笼子”,“如果这样编……会把国家推向巨大的不确定性中”。

各位看官须注意——胡氏所言“决策力”其实只不过是一锤定音“决策权”的代称而已,胡不便明说“权力”二字——但言下之意很清楚:“关进制度笼子”的权力如何施展“威权”能耐?像奥巴马那样出台个措施要与国会左商讨右争论,如此效率低下,面对“复杂中国”怎么行?“社会主义优越性集中力量办大事”一锤定音的“绝对领导”怎么体现?这就是胡锡进基于“复杂中国论”给习主席苦口婆心的“提醒”。——这便是“复杂中国论”所设之“套”囊中的答案!

而胡锡进又承认中国体制下政府“强大的引导力、决策力”已经滋生出“官员滥用权力和腐败”,而且这“滥用权力和腐败”又是要执政党命的问题,而非一般问题。胡锡进先生,你说该怎么办?“复杂中国论”管啥用?

《环球》在2013年8月8日发表社评《准确认识中国永远是件挺难的事》,瞧,这就直接让所有的人都闭上认识中国现实的眼睛,中国之“复杂”足以到了无法认识的地步了!中国咋整你都认了吧,免开尊口!听《环球》的,老胡会如此请君入瓮,将你们带入“复杂”泥潭而难以自拔。

无法认识自己国家的现状,无法“厘清”国家治理的现实,社会认识多元,“一呼百应”的“两报一刊”时代已经过去,那中国么怎么办?请看《环球》高论——“识很难在纯认识层面构建,它更多需要通过全社会的行动来实现……我们需要知道,有一个稳定的国家政治路线,有围绕它组成的多元合力,中国才能前进,而国家进步是人民福祉得以不断发展的基础和前提。”

——胡氏《环球》终于请君入瓮、请君入“套”:任何人都几乎无法认识“复杂中国”,而且几乎“永远”,那么只有一条路了:“有一个稳定的国家政治路线,有围绕它组成的多元合力,中国才能前进”。

但是,胡锡进下的“套”出现了过于明显的逻辑漏洞:既然国人无法认识自己“复杂的中国”,又如何判断某种“国家政治路线”是符合中国实际?如何能判断某种“国家政治路线”的正确性合理性?无法做出明确判断的国人,又如何能“围绕它”组成“多元合力”或曰“凝聚力”?难道胡锡进在“教导”国人不顾事实不须独立思考地盲从?

“复杂中国论”因其是“正确的废话”,是近百年来中国“国情特殊论”的翻版,所以无法用它推出任何有益的结论。

三、胡锡进的看家本领是把简单变为复杂

以简驭繁,是一种睿智。美国思想家爱默生说:“事实上,能够简单便是伟大”。中国的郑板桥说:“删繁就简三秋树,标新立异二月花”,这是对复杂变为简单的赞美。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是把简单变得复杂,最难的事情是把复杂变得简单”。胡锡进的所谓“复杂中国”就是把简单变为复杂,那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很好玩的是,明明做了一件缺乏智慧的事情,却会“高朋”满座,赢得某些“学者”满堂彩,这世道怎么了?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中国的问题是“复杂”还是“简单”,角度不同会有不同的结论。但在管理学宏观范畴,将复杂的宏观现象简约化,从繁杂的表象背后准确抓住富有规律性的牵一发动全身的本质问题,那就比整天念叨“复杂啊”、“复杂啊”困难得多也有意义得多。它需要抽丝剥茧,需要透过现象去伪存真抓住本质,需要抓住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需要概括,需要智慧。面对尽人皆知的“复杂中国”,一味宣扬其复杂,这不是理论,更不是创新。从大量事实中智慧地揭示其本质,概括出几个核心问题,那才是智慧者的创新——《治中国之难,主要难在治官》算是有了点“智慧的闪光”——说“有点儿”,那是刚刚将问题概括地提出,但是马上又丢弃实事求是的立场将其再次“复杂化”起来。怎么回事?这不奇怪,这是胡锡进的看家本领:将简单变为复杂。

《环球时报》似乎就有这样一种本事,把简单变成复杂,把复杂变得更复杂。这个媒介的任务似乎就是告诉你:复杂,复杂的真相,复杂的中国,让你永远看不到光明的前程,最后你只有一头雾水,渐渐失去思考的能力和习惯。习主席最近指出:“我们要走群众路线,就是要让老百姓说说心里话……现在一些人,把改革旗号当做了老虎皮,不让人民群众说话和评价”;在进行党的群众路线教育时,顶级官媒过度宣扬胡锡进的“复杂中国论”,那可能是一张斑驳的“老虎皮”,是一种麻醉剂,它只会削弱人们刚刚苏醒的主体意识和民主参与意识及创新的动力

任何国家都是复杂的。国情的“复杂”与解决之道及逻辑是否“复杂”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当下中国,如何改革、前进,我们需要的恰恰是智慧地揭示问题本质的“简约”。媒介把问题复杂化是给执政者添堵添乱;主流媒介的责任是既要告诉人们中国的复杂,更要告诉中国复杂表象背后的“简单”,引导民智的开启,让人民看到中国的光明和希望。

胡锡进当务之急是厘清思路、转变文风;懂得即便帮助政府共克时艰,也不能背离实事求是、科学发展的规律和原则,否则那是倒“帮忙”。胡锡进先生,时代不同了,再别化简为繁,用“复杂中国论”把国人带进“复杂”的泥潭而成为稀里糊涂的愚民。□

2013年8月22日  

相关索引链接

1、《环球》社评:治中国之难,主要难在治官

 

2、应学俊:“复杂中国论”与近百年“国情特殊论”

 

3、《中国青年报》曹林:“中国很复杂”不是拒绝批评的借口

 

4、应学俊:《环球》贪官“身边环境论”荒谬而有害

 

5、应学俊:欲保一方特权者必反“宪政”

 

6、应学俊:戳穿诋毁“宪政”的诡辩伎俩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复杂中国论”与近百年“国情特…      下一篇 >> 怎么没人送500万给“张三”的老…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