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论“规律”大于“主义”

2013-12-23 21:53:2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杂谈随笔 | 浏览 2558 次 | 评论 0 条

论:规律大于主义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如果说某种主义、思想是正确的,甚至被奉为“宇宙真理”,那也一定是因为它确实发现并概括了自然或社会发展的某些“规律”;我们无法想像,能有一种可以称为“真理”的“主义”是超越客观规律而存在并发挥积极作用的。因此,客观规律是主义之根之魂,它无疑是大于“主义”而值得我们永远探求和遵循的。

起码自19世纪以来,人类许多国家太多关注于“主义”或“某人思想”是否真理之争,直导致战争、流血、东西方冷战、千百万人为“主义”而牺牲——“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就是无数以死拼主义之争的感人典型之一;然而在这过程中却忽视了科学家、理论家、革命家皆明确认可而发挥着无比巨大威力的“规律”,忽视了凡取得成功一定是摸着并遵循客观规律的结果,忽略了“规律”>“主义”这一几乎无可争辩的事实。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承认规律的——但当把“规律”与“主义”相提并论时——甚至有意无意将“主义”置于“规律”之上——而成为行为法定“指导思想”时,糟糕的、非常糟糕的事情往往就发生了。

规律——几乎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客观的无形法则!毛泽东虽做了不少违反规律的事因而使1949年后的中国发展遭受重大挫折,但他所言一般高于其所行(所以至今他的一些话还常被一些人津津乐道);在关于客观“规律”不可违拗的问题上,毛就明确阐述如下:“人们要想得到工作的胜利即得到预想的结果,一定要使自己的思想合于客观外界的规律性,如果不合,就会在实践中失败。人们经过失败……改正自己的思想使之适合于外界的规律性,人们就能变失败为胜利”(毛泽东《实践论》)说得多好!所以,纵观历史,说毛所言大多高于所行是有许多事实佐证的

一、什么是“规律”?什么是“主义”?

哲学是关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学问,而“规律”一般是哲学范畴的概念。所谓“规律”,是指事物运动过程中固有的、本质的、必然的、稳定的联系,这种联系具有普遍性与客观性,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和改变。故也称“客观规律”。如下一些常见的现象就是无形之“规律”的反映,管中窥豹——  

自然规律:水在摄氏零度以下便呈固体状,而在摄氏100度以上时则变为气体,谁能改变?这就是“规律”,自然规律一例。

社会规律;当人类社会的某个人群、族群,在合理的人道的法治规范下,能尊重每一个人的创造和劳动,每一个人享有平等的权利和自由,于是每个人的创造力必将得以充分发挥,才干与天赋得以充分施展,那么这人群、族群必然发达兴盛。这也是“规律”,是社会管理与社会发展规律,谁违反这一规律,那人群、族群必然衰落,即便有暂时的“崛起”,但最终逃不脱衰落的下场,而身在其中的百姓也必然感到压抑和痛苦。这已为资本主义一次次趟过危机而顽强“不死”和中国改革开放迅速崛起取得巨大成功所证明。

人与自然的规律:人类必须了解和尊重自然界的规律,与自然和谐相处,才能和谐共生;人们可以“利用”自然规律使自己生活得更好更舒适一些,但不能破坏自然界的规律——不尊重自然规律,大自然必然反过来惩罚人类,这也是人们认识太晚了一些的“规律”,人类现正矫正自己的行为,以适应自然规律。人们应当认识“天”,利用“天”,但不能破坏“天”,不能任意改造和打破“天”的平衡与和谐。所以“人定胜天”这一不科学的说法已不再使用,就是因为它极容易诱导人干违反规律的蠢事。这与“主义”无关。

说说“主义”。20世纪以来,人类争论最多的是“主义”(或某人的“思想、理论”),如:资本主义、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修正主义、自由主义、保守主义、斯大林主义、希特勒纳粹主义(民族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种族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三民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不一而足。

什么是“主义”?辞典解释:某种特定的思想、宗旨、学说体系或理论,一般指对客观世界、社会生活以及学术问题等所持有的系统的理论和主张。无论什么“主义”,无疑具有更多一些人类或某人的主观认知色彩。

二、理所当然——“规律”>“主义”

仅从以上对于“规律”和“主义”定义的考察和它们的实际指向,我们就可以毫不含糊地论断:“规律”>“主义”。因为,如果说某种理论、思想是正确的,甚至被奉为“宇宙真理”,那也一定是因为它确实发现并概括了自然或社会发展的某些“规律”;我们无法想像,有一种可以称为“真理”的“主义”是超越客观规律而存在的

(图:1919年,胡适发表评论《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故“规律”无疑应当是统帅所有“主义”的灵魂和依据——之所以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其实就是看理论是否符合或违反了实践所反映出的客观规律。由此看来,胡适在“五四”运动发生不久发表了《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一文,至今已近百年,我们还真的无法不佩服作者当时的清醒。

三、当“主义”>“规律”时,糟糕的事情一定发生

谁也没有说过“主义”>“规律”,就像似乎也没有谁专题论述过本文所论之“规律”>“主义”一样。但实际上,在很多时候很多国家,“主义”的位置的确很高,甚至高到成为法定全国一元化的“指导思想”,甚至被称为“宇宙真理”,并以“亮剑”保卫它至高无上的地位;而与此同时,不可抗拒的“规律”却被相当地冷落了,只是偶尔在需要时被象征性地提到。  

可是,如本文开头所说,当把“规律”与“主义”相提并论时——甚至不谈规律而将“主义”置于至高无上地位——且成为行为的法定“指导思想”时,糟糕的、非常糟糕的事情往往就发生了。  

马克思在考察社会发展历史客观规律的基础上认识到,社会主义全民公有制及其分配制度,必须在资本主义获得充分发展、社会财富有了充分积累的前提下才可能建立,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只有“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马克思在他著名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明确指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如果说马克思此论可视为“真理”,那正是因为他通过考察历史发展实践轨迹,发现并概括了这样的社会发展规律。然至今,我们鲜见学者在这一重要论断上做研究写文章。

此后全世界的“穷社会主义”莫不因此而一定程度退回到原有社会形态的“胎胞”里“重新发育”;而中国的所谓“改革”,不论是农村土地承包及至当下的“流转、上市”,还是变“计划经济”为“市场经济”,何尝不是大体回退到“新民主主义”体制因而才有了当今长足的发展?规律岂会依某个“伟人”的意志而改变?规律之无情,规律之不可抗拒,由此可见一斑。若不信,咱中国可以再回到“前30年”“大割资本主义尾巴”、大搞“社会主义大锅饭”试试看?

(图:“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上世纪50年代农村中吃饭不要钱,搞共产主义式“按需分配”,结果……)但在上世纪50年代,你要根据中国一穷二白、资本主义根本没有发育的基础国情,按党的决议以及毛自己撰写的《新民主主义论》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吗?最高领袖此时却将此批为“右倾保守主义”,说这是保护资产阶级,是“大是大非”问题,刘少奇等不得不屈从于“主义”的大棒,于是硬是让原定计划实行15年左右的新民主主义体制提前10年终结,中国强行进入单一公有制、分配基本采取平均主义的“伟大社会主义新时代”,农民刚分到手的土地又没了,成了“集体所有”了。你要根据中国的工农业基础实际情况循序渐进发展而“反冒进”吗?最高领袖批你“右倾保守主义”而不是“马克思主义”,你“反冒进”他却偏要“大跃进”,在当时六亿人口的中国放弃“以粮为纲”而搞“以钢为纲”,于是便有了由此导致的全国性大饥荒和全国性经济危机,甚至弄到首都市民基本口粮供应告急,总理连夜向各省电话求援保首都,全国究竟几千万人被饿死至今争论不休,讳莫如深——无形的“规律”对凡不尊重它的人必施以无情的惩罚……

(图:北京日报:领导干部要敢于在意识形态领域“亮剑”)到了改革开放的今天,尊重“规律”之风有所回归,但时不时“主义”仍然凌驾于“规律”之上,且以“亮剑”来保护它高于“规律”的地位(其实在前30年就一直是“亮剑”的,可结果如何?)——你根据现有严重弊端和实践证明了的社会发展规律,根据执政党自己提出的“依法治国”而讨论和呼吁行“宪政”吗?“主义”立刻就来了,“宪政”姓“资”不姓“社”,中国绝不搞!你要呼吁司法独立维持社会公正吗?“主义”立刻就来了,中国是“社会主义”,我们坚持“五不搞”;你谈社会治理种种“规律”吗?还是“主义”把你挡得定定的……如此下去会发生怎样“糟糕的事情”呢?这很难说,不过前车可鉴——想当年,所有批评大跃进、人民公社的人,从中央到地方、从高级官员彭德怀、周小舟等等到底层民众,统统也遭到无情“亮剑”,统统被冠以各种不同“主义”的大帽子打入十八层地狱。而到“文革”时则更“好”,简单到伟大领袖说的话就是“最高指示”就是法律,曰“毛挥手我前进,谁反对毛就砸烂谁的狗头!”可谓“亮剑”霍霍,什么“规律”也不要了,用毛思想可以指导杀猪,可以指导治好精神病和聋哑患者,可以指导开汽车、游泳、打枪开炮,活学活用,立竿见影……还要什么“规律”?可后来事情“糟糕”到何种程度?国家被弄得如何“糟糕”?这已无须笔者赘述了。

呜呼,当“主义”或某人的“思想”“规律”!当“主义”变成可置人死地的帽子、大棒和亮出的“剑”时,“规律”竟没有了任何地位!可反过来,如果我们将“规律”的地位置于“主义”之上呢?难道不会免于太多的“糟糕”和灾难?

“规律”就是规律,它不因某人似乎“伟大”就变得渺小而猥琐,也不会因草民人微言轻的就变得骄横跋扈,它一视同仁,谁尊重它就获得成功,谁藐视它违反它的法则,就准备接受严重的后果而得到惩罚,不论希特勒、斯大林、东条英机还是蒋介石,抑或所谓“四人帮”及其幕后者……

四、能否多谈“规律”而少谈或不谈“主义”?  

既然大凡正确的“主义”必源自对“规律”的发现或总结,既然“主义”已多次和正在被某些人利用而作为“大棒”,作为钳制人们思考和探索规律(即真理)的“金箍”,并以此推行违反规律的错误主张(或称为什么“主义”),使人民和国家吃够苦头,我们能否多谈谈那些主义”之源头——规律,而少谈或不谈“主义”?

既然马克思主义曾正确指导俄国、中国等许多国家共产党人成功地夺取了政权,但为何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大多发展受阻且又基本通过“改革”回到革命前的“社会形态”中?如毛本人1966年所言“世界一百多个党大多不信马列了”?为何出现这样的状况?这其中有何规律值得探索和总结?

如果说是西方资本主义“渗透颠覆”了前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那么也曾波及世界三分之一人口和地区的东方“社会主义”,科技和谍战也很了得的前苏联等国,为何就不能“渗透颠覆”资本主义使它们的阵营爆发“革命”并实现社会主义?这其中有何规律尚未发现和总结?

为何“万恶的资本主义”近百年来历经几次大的经济危机冲击,其为首的一些国家在枪支并无严苛管制的情况下为何没有爆发“无产阶级武装革命”而夺取政权?且那些国家的科技和综合国力总是遥遥领先,且为我们不得不学习和借鉴?这其中有何规律应当总结?

中国为何一旦“改革开放”,实行了“毛式、苏式社会主义”所绝对不允许的一系列政策后,便能在短短30余年迅速崛起?用毛自己的话来说“人们经过失败……改正自己的思想使之适合于外界的规律性,人们就能变失败为胜利”——那么,这“规律”究竟是什么?专家、学者们为何未见专题总结?为何专家、学者们总是热衷于“主义”而漠视对“规律”的研究?这难道不是“社科院”的份内之事?“科学发展观”的提出已接近将“规律”奉为最高法则了,有点靠谱了,可是对“科学发展观”的研究和阐释大多却停留于为政党政治和“主义”的背书上,不能不令人感到遗憾和汗颜。在网上搜索到一本李秀谭著《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再认识》,看看目录,虽有新意也更多了些客观,但最终还是跳不出为“主义”和某种“思想理论”背书的窠臼。(当然,尚未拜读,作此评论似乎还早了些。抽空将网购一读)。

综上所论,“规律”必然是大于“主义”而更值得探求和遵从的法则。在当今大变革大转型之时,为了少走弯路少犯错,我们为何不能多谈谈“规律”而少谈或不谈“主义”?或将对“主义”的尊崇与研究置于对“规律”探求与遵从的前提之下?真的,当我们回顾邓公之“不争论”一说的背景时,我们就无法不再次想到胡适,读其约百年前之文竟依然如针对当下。□

2013年11月23日  

【附 录】

关于原计划实施15年左右结果提前约10年终结的“新民主主义”体制(这里主要引述经济体制方面),强行实施所谓“生产资料单一公有制”。而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的明确阐述如下,我国目前大体仍处于这样的社会形态之中:

大银行、大工业、大商业,归这个共和国的国家所有。“凡本国人及外国人之企业,或有独占的性质,或规模过大为私人之力所不能办者,如银行、铁道、航路之属,由国家经营管理之,使私有资本制度不能操纵国民之生计,此则节制资本之要旨也。”,这也是国共合作的国民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中的庄严的声明,这就是新民主主义共和国的经济构成的正确的方针。在无产阶级领导下的新民主主义共和国的国营经济是社会主义的性质,是整个国民经济的领导力量,但这个共和国并不没收其他资本主义的私有财产,并不禁止“不能操纵国民生计”的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这是因为中国经济还十分落后的缘故

这个共和国将采取某种必要的方法,没收地主的土地,分配给无地和少地的农民,实行中山先生“耕者有其田”的口号,扫除农村中的封建关系,把土地变为农民的私产农村的富农经济,也是容许其存在的。这就是“平均地权”的方针。这个方针的正确的口号,就是“耕者有其田”。在这个阶段上,一般地还不是建立社会主义的农业,但在“耕者有其田”的基础上所发展起来的各种合作经济,也具有社会主义的因素

【参考文献索引】

1、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

2、胡 适:《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3、人民网:社会发展规律认识的再升华—论树立科学发展观的历史必然性(2004年)

4、中央党校理论网:关于深化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认识的若干思考(2005年)

5、应学俊:马克思主义“阶级论”的当代困境(上) (下)

6、应学俊:马克思主义应当回答的问题(上) (下)

7、应学俊:这些问题如何“倒逼”改革?

8、某律师的法庭辩护词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卡扎菲因“不听老美的话”而倒台…      下一篇 >> 赵九章、姚桐斌:因“无可厚非”的…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