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民主:理论“丰满”与现实反差——文革极左路线批判之一

2014-01-16 20:18:4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重读历史 | 浏览 5079 次 | 评论 0 条

民主:理论“丰满”与现实反差——文革极左路线批判之一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毛泽东有关“民主”和“群众路线”的理论的确是非常“丰满”而动人的,可当它与极左思想路线相遇时,便荡然无存了,代替它的是不容调和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几十万数百万的“人民群众”转瞬间即可成为“阶级敌人”而被专政,这便是“丰满”的民主理论与现实的巨大反差。一些人用极左“文革理论”作为批判当下弊端的“参照系”和“武器”,这是开历史的大玩笑,很容易滑向“封闭僵化的老路”。

为什么又要批判文革“极左”路线?因为有一部分人一直鼓吹要参照“文革”理论和实践再来一次“革命”——以消除当下社会种种弊端,他们盛赞“文革”及文革前那样一条“封闭僵化的老路”,他们认为那时“人民真正当家做主”,那时群众可以任意“监督”和“揪斗走资派”,那是真“民主”……

对于当下社会弊端,可以说,有良知者无人不愤恨,无人不焦虑。批判文革并非为当下社会弊端辩护。但革除社会弊端,正确的选择应当是实事求是地探索社会发展、国家治理的客观规律,确定正确理念,一切从事实本身出发,而不是捡回什么看似“丰满美妙”的而实践反差巨大的空头理论——列宁说过“马克思主义者必须考虑生动的实际生活,必须考虑现实的确切事实,而不应当抱住昨天的理论不放……‘我的朋友,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是常青的。’(列宁:《列宁选集》第3卷,1972年版第26页)列宁强调的是理论必须联系确切的实际。

面对一些人不去考察历史的全部,而笃信给中国发展带来重大挫折甚至灾难的“封闭僵化的老路”及其极左理论,认为其甘之如饴;于是,我们就不得不做这样一件事:无须引用中共相关《决议》的概括性论断,而以事实和逻辑彻底揭露和批判被某些人认为“正确”的极左“文革理论”和实践的荒谬与危害;看看貌似“丰满美妙”的理论与“生活之树”究竟是怎样一种反差。恰恰,文革虽早已为历史所否定,但它的理论和实践在层层雾霭障蔽下并未得到充分、彻底的批判和厘清。要想“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就必须继续从理论和实践两个层面深入、彻底批判文革极左路线。

“文革理论”其实是“极左”思想路线的集中表现,它并非从天而降突然生成,而有其历史根源和发展轨迹。所以本文所说极左的“文革理论”无法不涉及前30年与之相关的其它时期。囿于篇幅,本文仅以实践本身为依据,从“民主”这一层面看当时理论的“丰满”和现实的反差——这样的反差,正是“极左”思想路线与看似美妙丰满的“民主理论”相矛盾的必然产物。关于极左理论本身的批判将另文论及。

▲有关“民主”的“丰满理论”与现实反差

(图:毛泽东说:让人家讲话,天不会塌下来……)在毛泽东的文章、讲话中,虽然也否定所谓“资产阶级民主”,但有许多确实论及“人民民主”和“群众路线”的,每每读到,常常一股暖流“令人心动”。诸如解放前夕毛泽东对黄炎培所说跳出政权兴衰周期律的那段话“我们找到了新路,这就是民主,让人民来监督政府,让人人起来负责”;诸如“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诸如“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文革中更强调“要信任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诸如“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不让人讲话,自己难免有一天要垮台”等等,不胜枚举,可谓“丰满美妙”,说得真好!以致成为一些网民常常用来作为批判当下现实弊端的“有力武器”,而上述“理论”也的确“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地步……

可殊不知,这些看似丰满的“民主理论”一遇到极左思想路线,便会被不容调和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所代替,而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人民群众”、被称为依靠和“服务”的对象转眼间也可成为“敌人”,且这些“敌人”必百口莫辩。这是无法否认的历史和“魔法”。

1、“引蛇出洞”的“民主”:从“言者无罪”到“因言获罪”

如果说中共建政初期还有一些“民主”春风吹拂,人民大多数心情舒畅,而到了1957年就风向大转了。是年,毛发动执政党整风,大力号召和动员党外人士“帮助共产党整风”,要求向党提意见,这的确相当“民主”。尽管毛后来公开承认是“阳谋”,但我们至今却并不完全这样认为,毛在开始也的确希望获得一些群众的意见和批评,以促使有害执政党自身发展的某些明显问题的克服,警惕走李自成进城后失败之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是毛在动员民主党派积极向共产党提意见帮助整风时多次说过的话,怎不令人感动?只是谁也不知道所谓“言者无罪”其实是有相当限度的,是有些话能说,而有些话说了就是要坐牢的——这是后话。

整风开始仅仅半个月,毛便无法接受一些稍稍尖锐和并不算尖锐的意见了(看看至今可考的当年《人民日报》上作为批判“靶子”而刊登的那些“典型右派言论”,也无法看出如何“反党”如何“进攻”,可见文末索引),毛亲自主导了一场将执政党的“整风”转变为“反右”的阶级斗争,并亲自起草以“人民日报评论员”为署名的评论和社论《事情正在起变化》、《这是为什么》《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等,加上内部指示,直接指挥“反右”斗争【注】,那些评论直接点明与共产党“荣辱与共肝胆相照”的各民主党派(并非特指某党派,而是全称):“最近这个时期,在民主党派中和高等学校中,右派表现得最坚决最猖狂”……而后,便是全国55万多人被打成“右派”,不用说毛点名的好几个民主党派中央领导,即便在大学、高中在校学生中也并不是少数,他们的意见中,触及官僚主义体制弊端的也有,但大多数只是“响应号召”给本单位的党委领导实事求是地提出一些批评意见而已。但这些在毛看来已经是“言者有罪”了。被戴上“右派”帽子的人因“言论”瞬间由“人民”变为“阶级敌人”,他们以“言论”程度等“标准”,或被判刑或被“劳教”或被开除公职交群众管制劳动,并由此殃及亲朋家人株连数百万人;而到了文革,“右派”包括“摘帽右派”再次成为任人践踏、侮辱、斗争的“死老虎”,多少人被折磨致死,无从统计。

“言者无罪”成了以言定罪。“反右”历史成为文字狱的集大成。不可否认的是,因言定罪的思维一直延续至今,典型例证就是近几年来因微博言论而被“劳教”或以“寻衅滋事”治罪——事实昭示:这具有历史的延续性和逻辑性,只不过当下远不如“前30年”之严重之猛烈之广泛罢了。以“文革理论”和极左实践如何批判得了当下弊端?

1957年“反右”的直接后果就是,党内整风“转入和风细雨”(毛泽东语),而一般群众和基层干部绝不敢给领导和上级提意见了,非常“听话”了,与共产党“肝胆相照”的民主党派更加噤若寒蝉“老老实实”。“右派”的下场早已使人们不寒而栗,群众只能明哲保身保持沉默,要么只有说假话或违心的话。“大跃进”中说假话吹大话成风与此有密切关系。后来,即便毛自己也承认:反右“带来的一个缺点,就是大家不敢讲话了”(见文末索引)——这里的“不敢讲话”自然是指讲真话,讲不同的意见。呜呼,“丰满”的“民主理论”和如此巨大反差的现实!

对领导干部和所谓“当权派”的“监督”更加成为天方夜谭,腐败与特权开始泛滥,即便“大饥荒”中群众饿得面黄肌瘦濒临绝境而面对某些干部的“特供”、特权和贪污腐败也只是敢怒不敢言。这就是从“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民主”到55万多人的因言获罪和举国噤若寒蝉的现实,这就是“丰满美妙”的“民主理论”与现实的巨大反差!

2、“大跃进”“大饥荒”中更无“民主”可言

我们对当今“截访”、将访民关进精神病院,打击报复和暴力强拆怒不可遏。这的确令人痛恨非常。但如果以为文革前或文革中就有“民主”,就没有这种现象,那就太可笑了——可以说,打压上访群众,打击给上级写人民来信的干部群众,前后30年是一以贯之的。所不同的仅仅是前者更胜于后者

在“大跃进”“大饥荒”中因为对上级或中央某些要求有不同意见而给政府或高层领导写人民来信或举报信的干部、群众,邮件直接被邮局按上级指示扣下,然后按地址抓人,以反革命或其它政治罪名论处,干部则遭组织处分,越是向高层反映情况,罪名就越大,甚至被打成“反党集团”、“右倾分子”和“极右分子”、“小彭德怀”(见文末原四川省政协主席廖伯康文及毛的有关批示),此类冤案上至省级领导,下至生产队长乃至普通群众达300多万人(是“右派”的五六倍)。在人民内部因不同意见便遭如此惩治,这也叫“民主”?这就是“言者无罪”?这就是“相信群众,依靠群众”

如今的某些违法“强拆”其实早在1958年的农村已经颇为普遍,以“兴社灭资”为要求的“人民公社”运动中,在“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荒谬中,农民曾经千恩万谢分到手的土地自然早就没了,姓“社”了,而住宅、生活私产毫无保障,一声令下,要拆便拆,要征便征,此类实例举不胜举。而在大饥荒中,有些地方的农民饥饿难耐,欲外出讨饭,就连这点自由也没有,罪名是“给社会主义抹黑”,许多地方派出民兵持枪把守村口必经之路拦截……到了文革中,农民“超标”多养几只鸡就是“搞资本主义”,多养的鸡属于“资本主义尾巴”随时可以“割掉”(充公)让它“姓社”,谁敢对抗,那可是“阶级斗争新动向”……“民主”?“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如此“丰满美妙”的理论一旦与极左路线相遇,便荡然无存!——用“文革”一套来批判当下弊端?岂能开如此玩笑?

1991年,年届83岁对毛泽东一直颇为崇敬的薄一波也如此写道: 1959年7月23日庐山会议毛主席批判彭德怀讲话后,会上“一呼百应”,我想,这与我们党内民主生活不正常有关,与毛主席在1957年以后逐渐滋长起来的“一言堂”作风有关,也与个人崇拜现象的发展有关。——1958年前后在党内外“民主”的消弭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一言堂”——民主何在?毛曾多次肯定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他在1958年说:“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独裁者,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若从车同轨书同文等方面肯定秦始皇自然无甚不可,但当从焚书坑儒方面如此绝对地肯定秦始皇且直言“超过秦始皇一百倍”,这恐怕与什么“民主”已经风马牛不相及了。“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常青”——列宁说得一点也不错。

3、七千人大会上“被逼出来”的“民主”

尽管“大跃进”搞砸了,“大饥荒”饿死××万百姓,毛难辞其咎,在“七千人大会”上不得不象征性说几句“检讨”的话,并再次倡导“民主”,要让与会干部们充分讲话,把“气”撒够——具有崇高威望的毛出乎意料的“检讨”已使与会者感动不已,于是干部们真的“撒气”了,只不过对象不是中央决策更不是毛,却成为各级省市委领导(毛没错,错在“歪嘴和尚”),而一些省市委领导却有苦难言……

同时,国家经济确实到了危急的关头,最紧张时连首都的粮食供应也就只能维持三天,周总理不得不连夜向各省电话求援。面对如此现实,毛也不得不同意刘、邓、周等采取经济调整政策:诸如允许农村中自发的“包产到户”要求、放松自由市场贸易等等,以恢复经济、度过全国性的危机。经毛同意,也开始对全国三百多万因“大跃进”“大饥荒”中有不同意见而被错误处分的“右倾”干部、群众做部分甄别平反的工作(这些,被毛在文革中称为“1962年的右倾”)。

4、“民主”之后准备“宣战”

毛心中对“七千人大会”上的“检讨”是不服气的,且认为刘、邓、周经济调整等某些主张是“资本主义”的(这牵涉到对“社会主义”的理论认识问题,另文论及),因而认为他们夸大了困难,是“姓社姓资”的“路线斗争”。毛内心的不服,从今解密档案披露中更可看出:毛曾在一份材料上批示:“将来我拟写文章宣传人民公社的优越性。一个百花齐放,一个人民公社,一个大跃进,这三件,赫鲁晓夫们是反对的,或者是怀疑的。”“这三件要向全世界作战,包括党内大批反对派和怀疑派。”(见《大往事•纵横历史解密档案》中国文史出版社)江青在文革中的一次讲话中也说:毛泽东对“七千人大会心里憋着一肚子气哩”,而对林彪的讲话“内心是感激的”。——此说与毛泽东文革《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结尾诘问的“1962年的右倾”是可以形成链式佐证的。发动“文革”的重要动因正在于此。

那么,既然毛知道对“大跃进”“人民公社”等决策和路线“党内有大批反对派和怀疑派”——如果是真正如毛自己所说的“讲民主”“民主集中制”“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那么,是应当展理性平和的摆事实讲道理的讨论、争鸣,最后形成基本共识和决议,还是应当抱着向不同意见“宣战”的态度呢?而“宣战”的方式恰恰就是“文革”——那样“美妙丰满”的民主理论哪里去了呢?那么多的“党内同志”、昔日战友和部下为何倾刻间就成了“党内资产阶级”和“敌人”?

毛知道对“大跃进”“人民公社”等他所坚持的主张党内支持者不多(全国整出300多万“右倾”分子也说明这一点),他要用群众的力量来“自下而上”对付“党内大批反对派和怀疑派”和他所认定的“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了——理论武器则是“姓社姓资”、“阶级斗争”的一套(理论是非另文阐述)。《炮打司令部》最后的“联想到……”则将这“宣战”的首要对象挑明了。

毛8次在天安门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红卫兵,亲手点燃文革烈火,“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成为流行的口号,“忠于毛、忠于毛思想、忠于毛革命路线”成为区分干部是“革命”还是“走资派”的标准,这已完全能说明“文革”的性质和动机(与“反腐败”基本不沾边,解决的是走“毛路线”还是“刘路线”的问题,根子还是三年经济危机后的政见分歧)。“群众”被举得比天高,毛通过运动群众,强化他“姓社姓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一套极左理论武器,向“党内大批反对派和怀疑派”宣战了!——这叫“民主”?这叫群众监督“领导干部”?这是解决“腐败”问题?天晓得!

5、无政府、无法治的“文革式民主”给“群众”和国家带来巨大灾难

在文革这样无政府、无法治的“群众运动”中,遭殃的除了各地“当权派”或曰“走资派”,其实更加受罪遭殃的恰恰主要是人民群众自己——如今能有几个“群众”能站出来用事实说出“文革”给他带来的“好处”呢?

使群众利益和国家发展蒙受巨大损失的武斗是如何发生的?在各地深挖“走资派”的“革命”中,群众中自然会有不同看法,于是形成两派,都认为自己是按毛泽东思想行动的,互相打“语录仗”,互不相让,终于从广场大辩论发展到“肢体冲突”,再发展到群众造反组织之间的动刀动枪动炮的正式“武斗”。有人说“武斗”是“走资派”挑动的——这实在太荒诞:在“武斗”如火如荼的1967-1968年,“走资派”文革中已经“臭不可闻”靠边站,只有随时准备挨斗的份儿,不说刘、邓、贺龙、彭德怀等等,连朱德、叶剑英、陈毅等并未被正式打倒的也没什么说话的余地了,如何“挑动”?

关键在于毛多次强调“放手发动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各级党委、公检法均已被“砸烂”瘫痪了,无人可以主持协调毛泽东“最相信、最尊重”的“群众”造反组织之间的矛盾,武斗愈演愈烈,几乎每个地区的武斗最后非得中央文革指示、毛批示“照办”方可稍有平息,而在“群众”已经被血与火烧得失去理智时,甚至连中央文革的指示也不管用。最终,毛是以“军事管制”方式收拾的乱局……各地、各单位成立代替政府、党委的“革命委员会”。所谓“走资派”,虽然有一些的确被斗垮整死,但大多数最终还是被“解放”、“结合”进各地革命委员会领导班子——“解放”和“结合”的标准就是对毛的“三忠于”。而在“武斗”中都自认为“保卫毛革命路线”而战死的群众、学生娃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白白陨灭了,至今无任何名分,冤魂至今无法安息。大学数年停止招生,1700万学子失去上学读书的机会……文革“理论丰满”的所谓“民主”何曾给人民和国家发展带来任何好处?

在1966年底至1968年约两年的“武斗”中,全国的“群众”白白死了多少人?难有精确统计。在天涯论坛看到一网友说:“今天非正常死亡(除交通等意外死亡)的能少于文革吗?”——提出如此问题,无疑是对文革历史的无知。

研究文革和武斗历史的专家——中央党校党史研究室卜伟华教授保守估算,全国应当不少于200万人。笔者基本同意这样保守的估计——因为,仅中央派去处理广西文革遗留问题工作小组有关同志披露的事实是:有名有姓有住址的死于武斗的群众达15万左右,另有约3万人是无名姓者或失踪者(信息源随时供依法考证);而全国武斗最严重的还有四川、湖北、安徽等省……武斗中被流弹或误伤或被打死的无辜群众、孩子也是难以统计的。但文革中常常会见到暴尸街头数日无人收尸甚至蛆虫满身的惨状,这些,笔者等许多亲历文革者都曾亲见!而文末所付“重庆红卫兵墓园”死难者亲属的讲述更是文革武斗的缩影……著名作家秦牧曾这样概括而准确地评述文革:“这真是一场空前的浩劫,多少百万人颠连困顿,多少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万人含恨自杀,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儿童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掘毁坏,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以进行!”——理论“丰满”的文革式“民主”给人民带来的是什么,与现实形成怎样的反差,还不清楚吗?

(图:《公安六条》成为镇压群众的恶法)而1967年中央发出的《公安六条》,直接加剧了文字狱等冤假错案的产生。“专政”的对象主体恰恰已经不是什么“当权派、走资派”了。其中第二条:“凡是投寄反革命匿名信,秘密或公开张贴、散发反革命传单,写反动标语,喊反动口号,以攻击污蔑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志的,都是现行反革命行为,应当依法惩办。”仅此一条,任何人说错一句话,不小心损坏了毛、林的画像等均成“忤逆大罪”,更不用说向中央或毛本人写信诚挚反映对“文革”或林彪、江青的意见、不同看法,许多共产党员、工人、劳模甚至参加过抗战的老革命也因此锒铛入狱,甚至以“反革命罪”遭虐杀!此类案例不胜枚举,罄竹难书。

联系到当下许多人因举报贪官或给上级写信反映问题而遭打击报复,或以其它莫须有罪名遭到逮捕,举不胜举的事实与前30年及文革何其相似用极左的“文革理论”和实践做为批判当下弊端的“参照系”和“武器”,这难道不是开历史的玩笑?

6、具有实质性的“民主”荡然无存

如果说当下民主还很不够,对一些具体的人和事继续压制,“寻衅滋事”已有成“口袋罪”的趋势,这的确不假——但如今,网民“非议朝政”直接批评执政党和政府的言论只要不是过于“敏感”或“极端”,还是基本可以自由表达的。网络反腐虽然风险多多,但成功的案例也不少见。——即便如当下有限的“民主”,在“文革”及前30年也是天方夜谭

从真正依法行使“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来说——假设:文革前的全国人大代表是以“平民百姓”为主体的(仅仅是假设),那么,即便这样的人大在文革中10年不开会(三届人大1964年召开,四届人大1975年召开),这10年,人民如何“当家作主”?人大不开会不议关乎群众利益的大事,那是谁在为人民“做主”?

从党内民主来说,八大与文革中的九大之间竟然相隔13年,7位政治局常委竟然有4位无须任何程序即“靠边站”或被打倒,“民主集中制”何在?“党内民主”何在?

无论党内还是党外,可以说,从“反右”到文革恰恰是最没有“民主”的时代,是“民主”一步一步遭到越来越严重践踏的时代。看起来“丰满”的理论毕竟不能等同于现实——尤其在它与极左路线和理论相遇时。

批判和革除当下社会弊端,深化改革,当以科学态度,探索社会发展、国家治理客观规律,从而确立正确的治国理念,当以求实求真的态度从事实本身出发。用给中华民族带来浩劫的错误的极左“文革”理论和实践做批判当下社会弊端错误的“参照系”和“武器”,只能是缘木求鱼,只会“穿越”回“封闭僵化的老路”上去,那将是中华民族的历史大倒退,亿万百姓必再次受苦受穷遭难!□

2014年1月15日  

【注】 在“中华论坛”见到不少帖子,直接指出Deng 是中央“反右”领导小组组长,因而他才是“反右”以及“扩大化”的罪魁。但这只说对了一半,Deng 确实是组长,且文革后坚持“反右”没错,错误仅仅是过于“扩大化”了。从档案史料来看,从毛亲自执笔所写的内部指示和一系列反右文章来看,真正主导“反右”的当然还是毛,只是Deng 在这一问题上当时并未与毛有什么矛盾或不同意见,而是忠实地执行了毛的一系列指示和要求。Deng在“反右”中的权力和作用不可能在毛之上,这是历史事实。迄今为止,我们未见在“反右”问题上,中央领导之间有什么明显分歧,即便有,也并非明显。“反右”以及所谓“扩大化”,无疑正是极左路线使然。

【参考资料索引】

1、中国新闻网:反右斗争的历史后果

2、毛泽东亲自执笔撰写的反右指示、社论举例,点击:(一)(二)(三)

3、1957年4月~7月《人民日报》刊出的部分典型“右派”言论

4、1958年毛主席大笑:骂我们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人民网)

5、髙王凌:大梦初觉——大跃进和农民行为(另见:腾讯网

6、【视频】原新华社记者张广友讲述他所亲见和记录的“大饥荒”实情

7、人民网:四川省原政协主席廖伯康:大饥荒四川饿死约1000万人

8、毛泽东《关于右倾机会主义分子问题的批语》(安徽省副省长张恺帆因解散“吃饭不要钱的大食堂”被撤职、开除党籍,打成“反党联盟”)

9、【视频选段】毛泽东与“七千人大会”:(一)(二)(三)

10、人民网:为何江青说毛泽东在“七千人大会”上憋了一口气?

11、应学俊:重读《炮打司令部》——再析发动文革的动因、动机

12、应学俊:试析对“文革”评价的颠覆性反弹

13、【视频讲座】中央党史研究室卜伟华教授:文革中的红卫兵运动与武斗

14、1969年毛泽东:武斗全国都斗不过四川 真枪真炮

15、两弹一星元勋等20位科学家:因“文革”而惨死

16、“文革”期间最惨烈的十大武斗事件(若为“谣言”当早被封杀和打击)

17、晏乐斌:我参与处理广西文革(武斗)遗留问题(作者为公安部退休干部)

18、《广西文革大事年表》(广西人民出版社/广西新华书店发行)

19、【视频/冷暖人生重庆红卫兵墓园历史当事人的诉说

20、1967年湖南道县造反派宣言:要斩尽杀绝黑五类(人民网、凤凰网)

21、人民网:文革中“公安六条”对首都治安系统的重创

22、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23、应学俊:又见“文革动机无可厚非论”视频)    

24、为文革翻案文例:最大的颠覆性失误是否定文革(中华论坛/作者:董纪云)

25、应学俊:论“规律”大于“主义”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试析对“文革”评价的颠覆性反弹      下一篇 >> “老路”上的“辉煌”与黯淡——…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