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老路”上的“辉煌”与黯淡——文革极左路线批判之二

2014-01-26 13:48:3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重读历史 | 浏览 5429 次 | 评论 0 条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习近平主席在宣示“不走改旗易帜邪路”的同时,也明确宣示“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与习主席年龄相仿抑或更年长的一辈人、有良知的历史研究者自然明白为何“老路”不能走(“邪路”自不用说),因为历史证明:那实在是误国害民之路,要想使中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成为名副其实的真正强国——此路不通。

习近平主席在宣示“不走改旗易帜邪路”的同时,也明确宣示“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与习主席年龄相仿抑或更年长的一辈人、有良知的历史研究者自然明白为何“老路”不能走(“邪路”自不用说),因为历史证明:那实在是误国害民之路,是只能使中国落后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不通之路。

但是,一些对历史无知者和患“极左”顽症者,每见到批判极左即“文革”路线的文章说到一些于民于国有害、国家发展受重创的事实时,便会赶快找出前30年的种种“伟大”和“辉煌”,甚至急不择言,弄出许多笑话。如“天涯论坛”一位网民在笔者的有关文章后如此评论:“一个历史阶段好不好,不能由某些人的好恶来决定,应该由一些事实来决定楼主可以看看那个期间我国在军事、外交、工业以及经济上取得的巨大成就,就知道那是一个什么年代了。如果楼主嫌查资料麻烦,你就直接查一下GDP的数据,看一下当年的GDP年增长是多少,超过资本主义国家增长最快的日本有多少,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此评论第一句话固然不错,而后面所言却显出一叶障目的荒唐无知了。所以这里我们就让更全面的历史“事实”来“决定”。

“极左”顽症使某些人已经片面、幼稚得“可爱”和可笑,似乎笔者以及有关批判“封闭僵化老路”的人都对前30年历史全然无知——否则怎能说出要人去查前30年中国的“GDP数据”?1970年8亿人口的中国GDP总值272亿美元,当时人口仅1亿出头点的日本GDP总值是2068亿美元,是中国的7.6倍,查这个要说明什么呢?不论从GDP总量还是人均GDP抑或发展速度,我们不知这位网民还能提供出怎样的数据能使我们“懂得”前30年中国经济发展速度——尤其是人均GDP超过日本?文革结束时,八亿人口的中国和一亿多人口的弹丸岛国日本谁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无疑,这位网民的眼睛只盯住了“辉煌”的一点便以其作为全部了。

一、前30年,中国肯定有发展、有成就也有“辉煌”

在非战争、非内乱的情况下,一个国家和平建设几十年如果没有或大或小的发展和成绩,那个国家倒是怎么了?那个政府还不早就垮台了?中共建政1949-1976历经27年,如果说从工农业、军事科技等方面没有发展和成就,那的确不是实事求是、客观科学的态度。这27年中,中国在上述方面经历了许多从无到有的喜人发展,这无须细说,有目共睹,在中共各种文件中有符合事实的描述和统计,主流官媒影视作品宣传更是强劲有力家喻户晓;而具有代表性、象征性的自然是耳熟能详的两弹一星、长江大桥、万吨水压机、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但是,这仅仅是硬币的一面。中共一贯宣示“为人民服务”,《东方红》里唱的是“他(毛)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那我们就以三维立体视角看看硬币的另一面:民生改善状况如何?人民“幸福”如何?综合国力如何?老百姓付出了多少无谓的惨痛代价?然后才能做出综合评估。

寒冬里也会有阳光。“老路”上自然也会有一些“辉煌”。但如下事实证明,“老路”上总体毕竟更多的是“封闭僵化”的黯淡和创伤,落后到“有被开除‘球籍’的危险”而使国人脊背心冒冷汗的地步。唯有全面立体地考察“老路”上的“辉煌”和“黯淡”,做出符合实际的研判和对历史经验及教训的总结,才能使“辉煌”得以延续,而使“黯淡”逐渐也能辉煌起来。若只见“辉煌”而否认“黯淡”,这无疑是片面的固步自封,于民于国都必然有害无益。

二、辉煌:两弹一星•外援无边;黯淡:民生多艰·难以想象

“两弹一星”等,无疑是前30年最引以为豪“辉煌”的象征。

但其另一面,却是难以想象的民生多艰的黯淡。在和平时期,民生艰难、黯淡到饿死“X千万”百姓、文革中冤死和无辜死亡的百姓,其总数早已≥日本侵华全国死亡军民的总数;艰难到从百姓生活日用品之火柴、肥皂、香烟、豆腐、电灯泡、妇女用卫生纸等等等等皆一概紧缺,均须凭票凭证限量限时供应,票据一旦过期未用便作废,更不用说粮食、食糖、布匹等等了。这是何等民生?以一个正处于生长期10岁左右的的城里孩子为例,一个月的粮食定量只有4.5公斤(其中1.3公斤是红薯干,1962年后有所提高),在中共建政已10年时,即便城里孩子也饿得在地上满处乱找东西吃而生病或中毒而亡是常见的事,农村中则不断有人饿死。这种粮食和日用品限量凭证供应物资紧缺的状况竟然绵延几乎整个“前30年”!大约到1980年以后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而逐渐消失。从下图我们可体会民生艰难到几乎难以为继的地步——

是什么导致这种与“两弹一星”之“辉煌”形成强烈反差民生艰难的“黯淡”?是什么导致“他为人民谋幸福”成为空谈?

说法一:如此灾难性民生曾被文过饰非地归结于“自然灾害”。可气象资料显示,从总体来看,1959-1961三年全国气象地质状态与往年相比属“常年”,甚至好过某些年份。偌大中国,局部灾害几乎每年都会有,但这三年并未有波及数省乃至全国广大地区的灾害发生,那些局部常见灾害远远不足以导致发生历史罕见的全国性大饥荒饿死“X千万”百姓。详见以下旱涝灾害等级资料表:

是故,当今“人教版”教材中已经不再用“三年自然灾害”这一说法,而改称“三年极端困难时期”,承认“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判断。其实,从上图数据来看,这还是照顾某种脸面的牵强说法。

说法二:由于苏修逼债,毛及中共领导决定全国人民“勒紧裤腰带”争口气把欠“苏修”的债还掉。可根据人民网2013年7月1日9:46发布的文章表明:三年困难时期苏联并未逼债。事实是:苏联驻华使馆参赞确曾表示过不同意中国提出推迟还债。但1960年11月,刘少奇前往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会议,中苏双方达成谅解。几个月后双方紧张关系得到进一步缓和,而且后来苏联还部分恢复了对中国国防和经济方面的援助。2月27日,赫鲁晓夫致函毛泽东,主动提出愿意通过借用形式提供给中国100万吨粮食和50万吨古巴糖。毛泽东拒绝了,只接受了古巴糖。3月间,苏联又主动提出,在两国贸易中,中国所欠的10亿卢布逆差可分五年偿还,不计利息。苏联还建议,在1961年8月底以前以借用的方式供应中国50万吨糖,以后在1964-1967年期间归还,不计利息。此所谓“苏修逼债”,可事实是何曾“逼债”?

其实无数历史事实表明:大饥荒、物资紧缺等一系列民生灾难,皆为“革命”为大、无视民生的“极左”路线和个人专断所导致:所谓“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以“革命”的“政治挂帅”的方式搞经济建设,不按经济规律、社会发展规律办事,对党内外不同意见以“阶级斗争”名义严酷打压,这是极左路线的核心。六亿多人口要吃饭的中国却将“以粮为纲”改为“以钢为纲”全民砍树伐林砸锅卖铁投进土高炉谁也不敢怠慢分毫,稻粮的种、管、收都受到极大干扰,加之“上面”急于求成好大喜功,在已经发现“大跃进”存在严重问题的情况下,把给毛写信陈述看法的国防部长彭德怀打成“反党集团”头子,全国在已经出现饥荒的情况下,不仅没纠偏,反而更加“反右倾保守”,300多万各级干部、群众被打成“右倾分子”受到各种处分,如此高压态势必继续导致“下面”唯恐“被右倾”而加剧迎合“上面”要求和喜好的虚报产量的“浮夸风”,使偌大中国整个国民经济紊乱接近崩溃。大搞“纯而又纯”的极左“社会主义”,不准许农民、百姓有任何个人创业、个人致富的自由(批为“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发展受到极大遏制如此极左路线统治下一系列错误政策的强硬实施,才是造成大饥荒和经济大滑坡、全国性各类物资紧缺状况加剧、民生多艰的根源。否则,我们如何解释:偌大中国为何长时期弄得如此物资短缺?连火柴、肥皂、卫生纸等等也得配给限量供应?七八亿历来勤劳聪明的中国人咋就生产不出那些最基本的生活物资?咋就造不出可供百姓遮风挡雨赖以生存的住房?

不可忽视的另一因素:“革命”为大、无视民生的极左路线,导致不切实际的“对外援助”长期居高不下,这对国民经济、百姓民生犹如雪上加霜——就在中国大饥荒最严重的1960年1月,中国的外援却急剧飙升,还专门成立了与外交部平级的“中国对外经济联络总局”专门负责外援工作。例如:古巴“革命领袖”切•格瓦拉1960年11月访华,中国给他6000万美元的“贷款”(折合当时人民币约1.5亿),周恩来特别告诉格瓦拉,这钱“可以经过谈判不还”;1961年1月,为了争取阿尔巴尼亚站到中方这边反对所谓“苏修”,中国给阿5亿卢布(约合当时5亿多美元),还用外汇从加拿大买小麦送给阿尔巴尼亚。据外交部解密档案记载:1960年,除了运往几内亚的1万吨大米,还有15000吨小麦运往阿尔巴尼亚。至于对“同志加兄弟”的朝鲜的援助就不用说了,国人更加心知肚明。从1950年~1964年底,我国对外援助金额达人民币108亿元。这些援助金额中,又以1960年~1964年我国最困难时期最多。一边是几乎无边的无偿“对外援助”,一边却是国内饥馑遍地,百姓挣扎在饥饿和死亡线上……如此“为人民谋幸福”?

由于心系“领导世界革命”,权衡意识形态“冷战”之争,醉心扩大阵营,瞻前顾后,决策失误,加之中国并非综合国力强盛,故前30年的外交也并非想象中的一概“硬气”并留下诸多领土争端隐患,无须一一列举(参见文末资料索引)。

如此“极左”思想路线指导下的“外援”,一直持续至伟人离世,国家开始务实和关注民生,才逐步矫正。看来“极左路线”使“人民大救星”只顾“继续革命、世界革命”也不大顾及本国百姓民生之水深火热了。而如此“无偿外援”,换来的却是越南、阿尔巴利亚在1976年后因中国稍稍缩小外援或不能完全满足狮子大张口即反目成仇,换来的是他们用中国援助的大米、枪炮子弹以及中国师傅教给他们的战略战术肆无忌惮地欺负中国边境的百姓,换来的是北朝鲜对中国阳奉阴违、不理不睬,在中国的旁边儿肆无忌惮大玩核武……“极左”路线的苦果结得还不够多吗?

对于如此“极左”路线的政见是非之争,终于导致伟人发动“文革”以巩固其极左“革命路线”无比正确的权威地位,终使极左路线统治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无尽的灾难。

我们岂能因前30年的“辉煌”而无视“黯淡”与荒唐的另一面?岂能因“极左”理论的“完美诱人”而无视惨痛历史事实?岂能无视极左路线给中国百姓带来的苦难?我们岂能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强烈要求革除当下社会弊端这毫无争议,但岂能因此而对“老路”甘之如饴直接呼吁为“文革”极左路线翻案?

三、中国前30年的发展(除两弹一星)总体速度大大落后于某些大致相同的邻国和地区

常识告诉我们:两弹一星、工业和科技某些方面的发展并不能代表一个国家总体科技经济水平,更不能代表综合国力——正如我们那个鼓吹“先军政治”的邻国,与中国“前30年”何其相似:穷得叮当响,老百姓连饭也吃不饱,“脱北潮”一波一波不断,但它也照样拥有了自己的核武器(或称“两弹X星”),照样一次一次展示穷兵黩武的“阅兵”和“强大”,百姓被洗脑到见了“领袖”便热泪盈眶——这能说明国家综合国力真正强大了吗?能说明其国民经济迅速发展了吗?人民需要这样的“强大”吗?这值得炫耀吗?

如果说1949年的中国历经多年战乱一穷二白,那么二战一败涂地遭受两颗原子弹重创国力耗尽的日本,其基础当并不比中国好到哪里去,而在中国“阶级斗争”如火如荼的上世纪50-70年代却正是日本经济高速发展阶段,小小岛国竟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即便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首超日本,而人均GDP也还只有日本的1/10。败走孤岛台湾的蒋政权,1949年时当地经济基础也不可能比大陆好到哪里去,但上世纪70年代初,伟人点燃的“文革”烈火遍燃神州大地时,蒋经国主政,实施经济、政治改革,台湾经济迅速腾飞,人均GDP超过6000美元,竟成国际公认的 “亚洲四小龙”之一,且其后来开放党禁、报禁、结束一党专政的民主化社会政治“颠覆性转型”也未引起大的动荡。

可与此同时,“极左”路线统治下的中国,人民却需要凭票证限量购买卫生纸、肥皂、火柴香烟,凭票购买电灯泡、豆腐等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在日本及“亚洲四小龙”那些小国经济腾飞时,在中国大陆城里,沙发、收音机大多还只是上级别干部家里的“奢侈品”,即便在上海,一家三代数口人挤住在20-30平米的狭窄斗室里也是常态,农民普遍的生存状态如何更加可想而知,各种基本生活物资的极端紧缺几乎一直伴随国人度过“前30年”,这便是“极左”路线统治下“治国理政、社会发展”的“硕果”……

“文革”结束,当我们的国家领导们走出国门一看,终于惊呼:“中国再如此下去,有被开除‘球籍’的危险!”——可一旦结束“文革”和极左路线的统治,一旦立足实践按社会发展客观规律开展务实的改革,中国便有了突飞猛进、令世界瞩目的飞速发展,这些自不必铺叙。

四、结 语

我们多次想到:中国如果没有走前30年“封闭僵化”的“极左”老路,没有极左路线集大成的“文革”10年浩劫和个人专制,而是按社会发展、国家治理的客观规律走类似当下改革开放的路线(当然须不断革除如当下存在的诸多弊端),以台湾、韩国、日本为例,以中国“后30年”的发展速度为参照,1949年至今60多年,不论民生还是综合国力,那将是怎样的真正“辉煌”?小小日本的科技和综合国力岂能长期走在我们的前头?“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位置岂能由小小日本稳居多年,且直至今日“人均GDP”还是中国的七八倍?

改革开放以来,由于该否定的仍有一些没否定,该改革的仍有一些没改革,才导致出现一系列令人焦虑和愤怒的弊端,直至出现危及执政党生死存亡的一系列问题。这些弊端的革除,民众积怨的淤积,只有依靠实事求是遵循社会发展和国家治理的客观规律深化改革才能奏效,任何寄希望于走“封闭僵化老路”的想法都是幼稚、错误的,是脱离实际的、危险的,必有害于民有害于国——历史证明:此路不通。□

2014年1月25日  

【参考资料索引】

1、应学俊:民主:理论“丰满”与现实反差——文革极左路线批判之一

2、人民网:三年困难时期苏联并未逼债…

3、腾讯网:中国对外援助60年变迁史(另见:专辑

4、人民网:60年来中国的对外援助:最多时占国家财政支出7%

5、专题:最堵心外交:中国援助阿尔巴利亚

6、专题:1950-1978年中国给越南多少援助?(现值50000多亿人民币)

7、史料说话:毛时代“敢动中国”的国家(毛时代外交并非底气十足)

8、搜狐历史:通渭问题——“大跃进”五十周年祭

9、【视频】原新华社记者张广友讲述他所亲见和记录的“大饥荒”实情

10、人民网:四川省原政协主席廖伯康:大饥荒四川饿死约1000万人

11、应学俊:请孙经先教授“证伪”

12、忆苦:1984年深圳人率先过上不用“粮票”的日子

13、新华网:中国经济总量首超日本,而人均GDP只有日本十分之一(2010年)    

14、应学俊:试析对“文革”评价的颠覆性反弹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民主:理论“丰满”与现实反差——…      下一篇 >> 对话苏长和:“民主”与“为民做主…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