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评杨禹“绣花鞋式民主”论

2014-07-07 16:56:3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时事评论 | 浏览 2578 次 | 评论 0 条

(原创:应学俊)

无意中看到,2014年6月6日“环球网”发表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研究员、央视特约评论员杨禹先生文章《中国不需要“绣花鞋”式民主》。

一、给杨禹先生的观点两个“赞”

就杨禹先生在文中所用论证方法和论据而言,笔者感觉还是颇有值得商榷之处。而就“中国不需要‘绣花鞋’式民主”这一中心论点来说,笔者倒认为无可否认,完全可以立得住,该给杨禹先生点个“赞”!——“绣花鞋式民主”有何用呢?“绣花鞋”在汉语修辞比喻义中,其含义一般是“好看但没有实用,因为它不耐穿不经用”(属于工艺品)。好看而不中用的“绣花鞋式民主”不但中国不需要,而又有哪个国家的人民会需要、会喜欢呢?难不成那里的人民都“二”?

该给杨禹先生点第二个“赞”的是,杨禹没有如“观察者网”推出“会诊西式民主”专栏中某些“学者”那样,直接给别国的民主“判死刑”——杨禹虽然似乎借意大利一老外所举之例诟病西方民主,但最后还是说“这是一双适合加拿大人民的鞋子”,“我们尊重别人挑别人要穿的鞋”——这就对了,意大利或其它国家的人民对自己制度的优劣取舍当最有发言权,他们的制度是否进入了“死胡同”别人咋说也没用,实践将证明一切——人类历史的发展并未到此戛然而止,出水才见两腿泥。杨禹不愧为“央视特约评论员”,至少比宋鲁郑等“会诊西式民主”的那些“学者”略胜一筹,说话颇留有余地。

赞过杨禹先生的观点,我们却不得不对杨禹论证观点的方法和论据做点儿商榷。

二、民主必然带来低效率?——论据充分、周延吗?怎样的个案才能代表一般?

为了说明“西方民主的低效率”,杨禹先生引用了一老外说的意大利的两个例子——连老外自己都这么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似乎足以显示“雄辩性”:1、意大利某石油公司要修一条穿越城市郊区的输油管道,征求民意的努力已持续31年,还在很有耐心地推进;2、老外说他那个街区有开发商要建一栋15层的高楼,征求与此建筑相关市民的意见,13年来未获通过……

杨禹先生接着如是评论:杨说他与老外“共同的看法是:这种决策民主,好处显而易见——最大限度尊重每一个利益相关者的意见。代价也显而易见——最大限度牺牲了发展效率。这种民主,只有加拿大这类国家享用得起:那管道、那楼如果如期建成,对人家来说,叫锦上添花;如果拖个十几年、几十年,没关系,人家国家照常运转。这是一双适合加拿大人民的鞋子。”

在这里,杨禹似乎推出了一个没有明说的“定律”,“西方民主”以及尊重民意,必然带来“效率低下”。但是,殊不知,杨禹先生在这里起码出现了这样一个漏洞,我们有必要探讨一下:

以具有代表性的典型个案为依据而对一般做出判断,这确是实证研究和论证方法之一。但运用这方法的首要前提是,这一个案必须具有广泛的代表性,是真正的典型,而非少数特例。杨禹先生能说意大利建每一座或大多数或很多高层建筑都如此艰难而“低效”吗?诚如是,我们想请杨禹先生解释和回答下面的问题——

若“西方民主”如此“低效率”,为何西方许多国家的发展走在了更多极权或威权专制国家的前面?不说老牌民主国家,即以亚洲二战后也几乎经济崩溃的战败国日本,还有经历了朝鲜战争的韩国等为例,他们为何曾领先中国几十年,他们的效率低吗?再以杨禹所说意大利为例,意大利以全民公投废除君主制建立共和国政体比中共政权建立仅早3年,1957年成立欧共体时意大利即为六个创始国之一,该国经济在遭受二战重创后曾以3倍于二战前的增长速度飞速发展,被当时西方媒体称之为“阿尔卑斯山南面的奇迹”。截至2013年,即便肇始与西方的金融危机如此严重,意大利仍是世界第七大经济体、第八贸易大国、第八出口大国。这些都可以证明“西式民主”必然“低效率”吗?

众所周知,作为欧洲“文艺复兴”运动发祥地的意大利,是一个古迹遗存保存得相当好的国家,古罗马竞技场、比萨斜塔、水城威尼斯、庞贝古城遗迹……可谓星罗棋布,现代建筑高楼大厦也许并非这个国家现代化发展的标志,试想,如果罗马、威尼斯充斥着“大裤衩”式的高楼大厦,那还是意大利吗?——但即便如此,当代意大利还是不乏拔地而起乃至举世闻名的现代化高楼大厦,如杨禹援引的一座楼征询民意13年未建成的例子能够代表意大利“西式民主低效率”的全部,我们不知那些高楼大厦是从哪儿来的?(如下图)然则,更不用说英国、法国、德国、美国、日本、加拿大……而更奇怪的是,中国的天津、上海等大城市却均模仿建设制度如此糟糕且“低效率”的“意大利风情园”,有的堪称比意大利还“意大利”,置身其中恍若置身异域!杨禹先生,能说您援引的例子具有典型意义吗?

我们虽不知道意大利那条输油管道和那座15层高楼征询民意拖延博弈太久的具体细节,但我们起码可以推想:在一个古遗存星罗棋布的国家,在一个把人民主权和利益看得如此之高的国家,建一座高楼须广泛征求民意这有何不可?少建一座高楼就拖拽了现代化步伐吗?意大利高楼大厦比中国可能少很多,但为何意大利建筑却世界闻名呢?为何天津、上海还大肆学习他们的风格建“意大利风情园”呢?如果意大利那座征询民意13年而未建成的高楼是能给相关百姓带来利益的,他们的多数为何竟“二”到不同意兴建?而输油管道从地下经过,从中国连年频发石油管道爆炸起火恶性事故的惨痛后果来看,意大利老百姓不同意如此输油管线从自己赖以生活栖息的家园地下经过,使自己如坐“火山口”上,这是明智还是真的太过分呢?输油管线尽可能远离人们的生活区可能会因绕弯路而增加建设成本,但即便从中共也奉行的“以人为本”来说,这又有何不合理呢?

杨禹先生,仅就您所援引的例子而言,并没有让我们看到“西方民主=低效率”(因为宏观来看,西方许多民主国家总体上高速发展、持续发展的历史事实已经证明),而是让我们反倒更真切地看到那里的“民主”确实是更关注人道和“人民主权”(当家作主)落到实处的,并非好看而不管用的“绣花鞋”,相反,既好看也管用。杨禹先生,您难道不是援引不当?

作为央视特约评论员、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研究员的杨禹先生,就如此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地“研究”这些决策案例吗?

其实,笔者完全认同“民主”有时会带来决策的艰难、迟缓,远不如所谓“民主集中制——先民主后集中”来得爽——甚至连“民主”都可以不要,一两个人一拍脑袋就“依法”决策了——比如:让老百姓勒紧裤腰带即便挣扎于大饥荒也要决策慷慨援助“无产阶级革命兄弟国家”动辄几亿数十亿,或签几十亿元的贸易大单,或一笔勾销某些外国法西斯历史上入侵我国的战争赔偿,或发动波及全国的“大跃进”乃至大动乱的“文革”……“效率”自然比“西式民主”高N倍啊!!可后果如何?

杨禹先生,您的论证周延吗?论据典型而充分吗?

三、“民主”概念还有没有国际社会基本认同的定义和内涵?

对于上述援引意大利建一座楼和建一条输油管道决策难以通过民意的例子,杨禹如此评说:中国“需要GDP增速大概保持在7%以上。若低于此速,就业不足,收入不足,改善民生便无从谈起。GDP若要7%以上,工业化、城镇化就必须保持足够的强度。而发达国家大概只需要走出1%到2%的增速就差不多够了。他们可以轻松愉快地牺牲效率来追求别的。而我们要构建的决策民主,必须以走出足够的前行动势为前提。”

这就不能使人想到:“民主”与“民生”、“决策强度”是同一概念吗?“民主”究竟是什么?民主与尊重民意的关系究竟该是怎样的?

“民主”作为一个政治概念和价值追求在全世界通行。一般来说,国际社会经常使用的一个概念,它必然应当有其基本确定的定义和内涵。比如专制、独裁、民主、议会、议案、听证、司法……由于地域辽阔,在一些国家对这些概念的理解、定义有细微差别,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允许的,做出说明即可(但即便做出说明,在自己的表达中也应遵循逻辑“同一律”,对自己确认的概念定义也不可随心所欲)。其实,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出版的《民主的模式——36个国家政府形式和政府绩效》一书,该书对“民主”的要义有基于事实调研的概括,对民主的一系列问题有堪称客观的分析和判断,是很有借鉴价值的。比如那本书里就并没有认为作者自己所在美国的民主是最优的,相反,指出了许多不足和问题。杨禹先生不会没看过这本书。

但对于诸如上述国际社会通用的那些概念,倘若在每个国家都有自己所赋予的“特色”定义和内涵,甚至在根本因素上大相径庭,国与国之间如何交流、对话?成天“鸡同鸭讲”——国际理解如何能够达成?笔者以为,杨禹先生在论证自己论点时,就没有对“民主”的基本概念、核心因素有一个明确的界定,而相当有些随心所欲,因此难避“鸡同鸭讲”之嫌,难避王顾左右而言他。

正因为杨禹先生对“民主”无定义,便把“城镇化强度”“前行动势”“保持GDP7%的增长”——这些对施政力度态势和结果的描述与“民主”搅和在一起时,难道不觉得很滑稽吗?它们与“民主”是一回事吗?

若论决策“强度、前行动势、GDP增长”,不要“民主”,在专制体制下照样可以实现——因为前苏联就做到了,日本军国主义做到了,希特勒更做到了,都曾使世界“震撼”而刮目,可最终结果如何?若论“强度、前行动势”——上世纪50年代的“大跃进”“人民公社”以及“文革”也都做到了,那决策“强度”还要怎样强?“前行动势”还要如何猛?可谓一夜之间便实现了“社会主义”!一夜之间亦可使全国党组织瘫痪!其“前行动势”如摧枯拉朽!但结果又如何?而这又与什么“民主”何干?

说民主岂可离开“民主”概念的基本内涵、普遍定义和价值?说“民主的效率”则应讨论基于民主核心价值的制度设计的科学性和实施策略,对其进行完善和调试——桥归桥,路归路,岂可胡子眉毛一把抓?岂能将“民主”与“发展”与“GDP”混为一谈?岂能用并不能代表民主实践整体的个案作为所谓“西方民主低效率”的全部?

论证观点又岂能一叶障目,玩以个别代替一般的把戏?

任何制度都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论及“西方民主”的缺陷以趋利避害、以求超越,这完全应当;但岂能漠视“西方民主”创造了许多国家飞速发展、持续发展奇迹的事实?岂能不研究西方以及那些借鉴西方民主的日本、韩国等为何能飞速发展的根本原因和社会发展规律?岂能随便得出如此不周延、论据不充分因而难有说服力的“西式民主=效率低下”的“绣花鞋”结论?

四、脱离实际的“论证”不论如何四平八稳,只能是“绣花鞋”

诚然,我们应当承认杨禹先生还是“中庸”的,他如是说道:“对一个发展中大国的工业化、城镇化公共决策来说,那双合脚的鞋,必定是‘政府主导(+)公众参与(+)专业判断’,三者缺一不可。‘政府主导’提供效率,‘公众参与’带来制衡,‘专业判断’给予修正。”乍看,此说多么四平八稳,多么“中庸”而“周密”!

但是,把话说“圆”是容易的,而那话是否为“空话”,是否实事求是“回应群众关切”却是另一回事。我们除了在“公众参与”这一条尚能看到点儿“民主”的影子,还能看到什么呢?而问题的实质还在于:“公众参与”的法定渠道如何?具体细节和实施情况究竟怎样?——恐怕只能说“你懂的”了,有时是“天晓得”!——当我们回顾广东“PX项目风波冲突”和杭州“5•10”群众聚集警民暴力冲突事件的起因以及官媒当时的评论,其主因难道明显不都是因为“公众参与”形同虚设?难道不都是因为公民的知情权、表达权受到漠视?“人民网”转载相关文章中提及的“民意代表机构”何在?为何“环评报告”不敢全文公开?(见文末“人民网”:《面对PX:市民要理性,政府要透明》和笔者拙文《若赞“秋后算账”,那更该批什么?》)……

而笔者为何未把“专业判断”列入“民主参与”范畴?因为N多的实例证明了如“环保局”这样政府里的“专业判断”是何等的不靠谱,有时直接就是官商勾结的参与者和纽带!而“政府”请来的“专家”究竟有多少能“客观、科学”,也只有天晓得!对此,“焦点访谈”曝光够多的了,不赘。

这就是杨禹所说的“公众参与”的现实,这就是杨禹所说中国“最适合的民主”。在如此现实背景下,杨禹先生不谈中国“民主”的改善,不谈如何落实导致冲突发生的“公众参与”机制的建立和法治化,却论证中国似乎已经拥有了“那双合脚的鞋”,并还要继续强化所谓“政府决策效率”“强度”,强化所谓“前行动势”,还要强调这双“鞋”对中国之“合脚”,这是实事求是的吗?这是回应“群众关切”吗?这有利于中国的和谐发展吗?杨禹先生四平八稳而脱离现实的论述本身难道不正是“绣花鞋”?

杨禹论证的漏洞和问题,上文已述。但杨禹该文的核心论点本身还是好极了的——“中国不需要‘绣花鞋’式的民主”!是的,中国人民不是“二百五”。当“公众参与”“民意表达机构”只停留在口头上而根本无法定渠道落实时,当公民的知情权继续被漠视时,谁又能说这不是“绣花鞋式民主”?当人大开会满堂绝大多数皆为“官商或亦官亦商代表”时,当好多人都不知道那些代表是如何“选”出来时,当各地“选举委员会委员、主任”皆由现任党政官员担任时,谁又能说这不是“绣花鞋式民主”? 这样徒有虚名的“绣花鞋式民主”中国真的不需要!□

2014年7月7日  

【参考资料索引】

1、杨禹:中国不需要“绣花鞋”式民主(环球网)

2、青岛输油管破裂7小时后爆炸已致47人死亡(组图)

3、大连输油管道爆炸事件:四年八次事故 大连油企仍受表彰

4、人民网转载:面对PX:市民要理性,政府要透明

5、应学俊:若赞“秋后算账”,那更该狠批什么?

6、应学俊:民主“病”了,威权政治“健康”吗?(上篇)(下篇)

7、宋鲁郑:西方只能靠铁腕突破“民主”困境?(“会诊西式民主”专辑)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民主“病”了,威权政治“健康”…      下一篇 >> 李承鹏突破了什么“底线”?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