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何言“政协为党委、政府‘背黑锅’”?

2014-07-27 13:50:1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时事评论 | 浏览 3998 次 | 评论 0 条

(原创:应学俊)

内容提示民主党派固然是“政协”主体,但政协主席和主要领导历来必由执政党和政府重要领导担任,“政协”与“党和政府”不是一家人?因落马的政协领导腐败作案是发生在到政协之前,于是便认为“政协为党委、政府‘背黑锅’”“被污名化”,此观点看似有些道理,实则有点荒唐。(“中华论坛”推荐)

政协为党委、政府‘背黑锅’,一再被‘污名化’”?此话似乎挺新鲜,谁说的?从何说起?

最近,全国政协和某些地方政协领导如苏荣、李崇喜、武长顺、陈铁新等等因腐败而频频落马。害民害国的“中小老虎、大苍蝇”落网本是好事。可最近看到一位自言身份为某市“政协委员”小有网络知名度的网友撰文如是说:“出于捍卫‘政协委员’这个头衔的身份荣誉感,笔者对政协一再被‘污名化’感到担忧。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禧被查后,笔者曾撰写博文《李崇禧等高官被查,政协‘躺着中枪’》, 呼吁为维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政协为党委、政府‘背黑锅’的现象不能再延续下去了……这种情况竟有进一步加剧的态势,实在是令人担忧。”(见文末索引)此言看似有理,其实难避荒唐,起码也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具有“身份荣誉感”的某地“政协委员”,见自己的“组织”里总是出腐败分子,再一查考,他们作案时又大多在来到“政协”之前的“书记、×长”党政岗位上,于是愤愤了,担忧了,感觉政协被“污名化”,“躺着中枪”,觉得“政协为党委、政府‘背黑锅’,被‘污名化’”了。这似乎可以理解,因为“政协”形式上毕竟不是“党和政府”,它不是权力机构(除第一届政协),而只是“统战组织”。

但笔者想想,总感觉怪怪,觉得哪里不对劲——本文并无意观点PK,只是说叨说叨,说点儿事实,表达个人看法而已。

一、说政协被“污名化、为党委、政府‘背黑锅’”:错把一家当两家

所谓“污名化”,是指某人或某组织,原本并没有发生肮脏的值得谴责的行为,却被蓄意栽赃指责,或被误解,名誉因此受损。

提出“政协被污名化”,“为党委、政府背黑锅”的观点,无疑是把“政协”和“党和政府”看作“两家”了——其潜台词之一是:“政协”是不同于“党和政府”的机构;潜台词之二是:“政协”原本并没有腐败分子,就是那些曾经在执政党“书记”或政府官员位置上搞腐败的人,后来转到政协当领导,才使“政协”腐败分子频出,名声变坏。否则,“政协”当是清廉之地。其实,这是似是而非的。

上述“潜台词”的事实和逻辑乍看似乎不错。但是——笔者认为,那位“政协委员”网友恐怕还是搞错了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政协”从其宗旨与组织构成(尤其是主要领导)来看,与执政党的“党委、政府”并非两家,只是形式上、职能上不同罢了。想一个简单的问题便可明白:毛泽东、周恩来……贾庆林、俞正声任主席,彭真、陈毅、叶剑英……杜青林、令计划等任副主席的“政协”与“党和政府”是两家吗?各地的政协主席、副主席乃至秘书长谁不是中共党员、官员呢?“政协”与“党委、政府”难道不是一家?

从第一届起,“政协”主席和副主席的前几位,必是中共最高领导,这从未有所改变。而在20位左右的副主席中,超一半以上也是由中共党和政府部门重要领导兼任的。这才能保证“绝对领导”。最近几届不用说,随时可查考。我们看看文革前夕1965年召开的第四届全国政协产生的主席、副主席人选:名誉主席毛泽东,主席周恩来;副主席彭真、陈毅、叶剑英等22人,22位副主席中,非中共人士仅7人(大多在政府任职),另15人皆为中共各方面重要领导。从领导成员看,“政协”与“党和政府”不是“一家”难道还是“两家”?

当我们看到新闻报道常有×地“市委人大政府政协四大班子联席会议”的标题时,怎么也无法想象如今被提出的谁为谁“背黑锅”的问题。他们啥时候不都是一家吗?

二、“政协”与“党和政府”荣辱与共、肝胆相照

“荣辱与共,肝胆相照”,这是何等境界?这是何等紧密而不可拆分的关系!

没有民主党派,“政协”从何而来?没有执政党的首肯和组织,“政协”活动经费、场地从何而来?为何全国政协领导还“享受省部级待遇”?这还不早已“荣辱与共”?

此外,我们常说的地方政权“六大班子”,不就是指“党政军人大政协纪委”吗?他们统统在执政党的绝对领导下,是执政党“弹钢琴”不同的手指罢了,联系何等紧密,啥时候不是“荣辱与共”?何尝不是一家?

从现实来看,“政协”的“参政议政”和“互相监督”的唯一职能,也不能说明其与“党和政府”是两家。因为各民主党派的“宗旨”也都与中共类似了,而“参政议政”的前提必须是坚定拥护执政党的领导和大政方针,怎么说,实质上也都是“一家人”。当然,与“前30年”不同的是,政协委员们的表达环境稍稍宽松了些,在不对根本大方针提出异议的前提下,对某些具体事项如物价、公交、计生、环保、官员作风等,提一些建议和意见供“党和政府”决策参考还是可以的,有的甚至也会有些效果,不会轻易被戴上“右派”或“反党”的大帽子了,这似乎也就体现了“协商民主”、“肝胆相照”了。

但是,“政协”如对执政党和政府的某些根本性大政方针有“异见”,恐怕就难以“平等协商”并存在至今了。比如,对“党和政府”动辄认真监督,会议上公开严肃批评,对诸如当年“反右”“大跃进”“文革”那样一些重大决策提出异议,或对弊端丛生的干部选拔任用体制、司法体制等动辄批评不留情面,提出不同于执政党的体制改革诉求等等,这些能得到平等“协商”吗?诚若是,请回顾一下梁漱溟与毛泽东的争论,回顾一下民盟副主席、中国农工民主党主席章伯钧的下场,再回顾一下“整风——反右”的历史吧。从那以后,梁漱溟不说话了,“请长假闭门思过”去了;章伯钧则成了毛钦点的全国第一号“大右派”……而不论从组织领导上还是“思想”上,政协与“党和政府”也更是“一家”了,不“一家”也不行,这是“基本原则”问题……

由上种种观之,政协对重大政策提出“异议——协商”或“监督”政府、执政党,实际上不大可能发生,纵有也是微乎其微——因为政协主席、副主席原本都是执政党中的重要领导人或在政府部门担任要职,执政党和政府已经决定的大事难道还要到政协“协商”一番?他们如何会自己给自己找别扭?何况政协也并非决策机构。如果说“监督”,怎么说也只是自己监督自己罢了。“荣辱与共”啊!

三、民主党派也与党和政府“荣辱与共,肝胆相照”了

“政协”的主体是1949年前中国社会遗留下来的爱国、拥护共产党的民主党派。他们也是担负“建国大业”使命的第一届政协主要成员。1949年以后,尤其是近些年来,那些所谓“民主党派”的头头们,有多少不同时是中共党员或政府要员呢?作为“政协”成员的民主党派,其领导享受正规的各种国家“待遇”,他们怎么会不与党和政府“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更何况,他们的前辈还经过1957年的“反右”洗礼,“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啊!

即以中高级知识分子为主体的“九三学社”而言,其往届主席周培源即为中共党员,当了几届主席的许德珩是追随中共多年的革命者,而在89岁时也终于如愿以偿加入了中共……现任“九三学社”主席韩启德(享受省部级待遇),也是中共党员。他们与“党和政府”岂会不是“一家”?他们岂能不“荣辱与共”?

再说“民建”(中国民主建国会),现在的宗旨就是:“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体系和制度,遵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积极履行参政议政和民主监督职能……”这几乎就与执政党的宣示一模一样了,这还不“一家”?连任几届民建主席的陈昌智,倒似乎非中共党员,但他却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这就又与“政府系列”扯到一块儿了——“政协”与“党和政府”怎么不是“一家”呢?

中国头牌“民主党派”——“民革”(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现任主席万鄂湘,当然不可能是“中共党员”,但他也是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又是最高人民法院大法官、副院长。这些都是“政府、政权”系列的要职(当然,由于非中共党员,所以一般担任副职)。“民革”是“政协”的重要成员,由是观之,这样的“政协”难道与“党和政府”不是一家还是两家吗?他们与“党和政府”岂能不“荣辱与共,肝胆相照”?

从领导成员构成和发展来看,“政协”与“党和政府”除了职能、职权有所不同,从来不曾是“两家”,而是捆绑一起不可拆分的“一家”,仅仅是形式上看起来像“两家”罢了。“政协”成员的主体——民主党派,与执政党也已经“荣辱与共,肝胆相照”——“荣辱与共”者,一荣俱荣,一辱俱辱也。现在腐败之“辱”临头,难道就不“与共”了?就要说什么“政协为党和政府背黑锅”了?就要“切割”分家了?恐怕说不过去。

四、荣辱须与共,肝胆须相照

综上所述,那位具有“身份荣誉感”的地方“政协委员”网友,大可不必为“政协”被“污名化”担忧。如果说出现腐败分子就是某种“污名”,那这“污名”落在“党委、政府”头上或“政协、人大”头上均无甚两样,都是一家人——“六大班子”嘛。何况还有“荣辱与共”一说——就政协委员而言,即便非中共人士,岂能光享受“一荣俱荣”,而不愿分担“一辱俱辱”?有了点“辱”便老想着将“政协”与“党和政府”切割开来,可原本的一家如何能“切割”成两家呢?难不成还想让“政协”取消“党的领导”?这不是罔顾现实吗?

其实,不论政协委员还是民主党派抑或平民百姓,如果真的与执政党“肝胆相照”,是执政党的“诤友”,那么现在再不从根本上、体制上向执政党做严肃的反腐败建言献策,而是老想着谁为谁“背黑锅”的事儿要“切割”,如此下去,恐怕就不是简单的“一辱俱辱”问题了,而是关乎执政党乃至“政协”本身存亡的大问题了——执政党如果被大大小小腐败分子搞垮,那还有什么“政协”吗?还有什么“政协委员身份荣誉感”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2014年7月27日  

(前一篇:腐败标本三题:“最美最狠女市长”

【附录】1965年第四届全国政协主席、副主席

名誉主席:毛泽东(中共);主席:周恩来(中共)。

副主席:彭真(中共)、陈毅(中共)、叶剑英(中共)、黄炎培、陈叔通、刘澜涛(中共)、宋任穷(中共)、徐冰(中共,文革迫害至死)、高崇民(中共,文革遭迫害)、蔡廷锴、韦国清(中共)、邓子恢(中共)、李四光(中共)、傅作义、滕代远(中共)、谢觉哉(中共)、沈雁冰(中共)、李烛尘、帕巴拉·格列朗杰、许德珩(后1979年加入中共)、李德全(中共)、马叙伦

【参考资料索引】

1、周蓬安:陈铁新被查,政协再遭“污名化”

2、历届全国政协会议及主席、副主席一览

3、毛泽东:事情正在起变化(1957.5.15.)

4、毛泽东: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1957.7.1.)

5、章伯钧的“右派”言论:关于“政治设计院”的发言(1957年5月22日《人民日报》)

6、从整风到“反右”:《人民日报》上的历史记录(右派言论记录)

7、共和国辞典:“两院制”(腾讯网/专辑)

8、千古奇冤,无稽之谈:章罗联盟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最美最狠女市长”腐败标本三题      下一篇 >> 赞新华网这样的“跟踪报道”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