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宋鲁郑系列价值观之批判

2017-01-20 16:30:4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社会观察 | 浏览 776 次 | 评论 0 条

宋鲁郑系列价值观之批判

(原创:应学俊)      

一个人秉持怎样的价值观或奉行什么主义,原本是个人思想或言论的自由,没必要去评说什么——“我就相信这个,碍着你什么事儿?”是的,当他在行为上不影响或危害他人时,信什么不信什么的确是个人自由,他人无须干涉。但是,当一个人的价值观被强势媒体广为传播国内外,从而有可能影响更多人乃至执政者的价值判断和追求时,这就有必要说叨说叨了。宋鲁郑的某些价值观宣示正属于后者。当然,笔者虽批判宋鲁郑的某些价值观,但笔者坚决捍卫宋鲁郑先生发表观点的权利,这就是《宪法》宣示的言论自由和民主的基本原则。只不过他也许无须吾等“捍卫”他发表的权利了,他已获得了太多太多发表的权利,已成为显然的“强势话语”。      

一、宋氏一说“民主”必冠以“西方”,与中国政府的宣示相悖

宋鲁郑不仅多次宣示“民主不适合中国”这一错误的价值观,而且在提及“民主”时,总冠以“西方”二字,似乎“东方”国家和人民统统都不认可民主价值观。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也是错误的。理由有四——

其一,毛泽东早在1945年著名的“窑洞对”在论及跳出政权兴衰周期率时就说过:“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等等——请问宋鲁郑,毛泽东在这里所说的“民主”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为何也未冠以“姓社姓资”之类?毛泽东早在1945年的中共七大闭幕词中指出:“现在的世界潮流,民主是主流,反民主的反动只是一股逆流……”请问,毛泽东这里所说的“民主”又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为何也没有“姓社姓资”或“姓无姓资”的定语?      此外,“民主”已正式列入2016年中共颁布的我国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观”,这里所指又是“何方”民主?宋鲁郑是能否下个定语?

毛泽东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这条新路,就是民主。

上述事实明确告诉我们,“民主”就是民主,它姓“民”(最起码是具有公民权之“民”),并无姓“西方、东方”或“姓社姓资”之说

其二,民主是人类在社会实践中逐步共同创造的价值观及政治文明成果,中国政府在有关国际条约中已经确定和承诺:中国政府将“为进一步理解和追求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和普遍价值进行紧密合作”;在记者招待会上,国家领导人在面向世界各国媒体时曾明确宣示过:“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等等,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全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恩格斯在谈到社会主义制度时说:这种制度将“给所有的人提供真正的充分的自由”,使他们“成为自己本身的主人——自由的人”(以上所言出处,请点击:“资料一”“资料二”查考)。中国政府向世界的宣示何曾将“民主”分为“东方、西方”或“姓社姓资”?

宋鲁郑说到“民主”总以“西方”冠之,理据何在?宋先生是不是打算对中国政府的郑重承诺和国家领导人的宣示来一番否定和批判?是否要否定毛泽东当年的论述?是否要说恩格斯所言也“不适合中国”?

其三,宋鲁郑说“民主”必冠“西方”,好像东方国家都不认可民主,可事实是这样吗?姑且不论毛泽东当年的论述,即便当下亚洲40多个国家中有几个是不承认民主价值且在这方面毫无实践探索的呢?——我们并不否认,亚洲一些国家在民主程度、民主政治建设和成熟度方面,相对后发和不足,发展也不平衡,仍在探索中。但民主政治的制度建设搞得好不好、成熟不成熟,与民主本身的核心价值是一回事吗?倘若某人因不善烹饪而把一锅青菜烧砸了,烧得有点不是味儿,于是我们就断言青菜是不适合人类食用的吗?

其四,如果说,国际社会某种“公认的基本和普遍价值”,因其最初似乎从“西方”发轫而后逐步为人类大多数国家所认同、接受并继续创造、完善,于是在说到这种价值观时就必须冠之以“出产地”的话,那么,我们在说到“老祖宗”马克思主义时,是否也应一律改称西方马克思主义”?我们为何从未见在“马克思主义”前冠以“西方”?

二、宋氏一直宣示“民主不适合中国”,并宣称“民主”是执政党“权宜之计”的“大开支票”

关于“民主”是否“适合中国”姑且不论,这是另一个话题。

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但是,当笔者与宋鲁郑观点PK,谈到1949年以前中共一直宣示对“民主”价值的认同,并以争取“民主、自由、平等”作为号召国人投身革命的旗帜,无数革命先烈为此抛头颅洒热血,论及至此,宋鲁郑无以言对;但为了坚持他的“民主不适合中国”谬论,宋氏竟以“支票论”回应——宋鲁郑说:“关于中共历史上这一段公案(指中共曾多次在《新华日报》等报刊、出版物宣示和赞美民主——笔者注)我的理解是,和现在西方民主国家中为了获得竞选成功,而大开支票类似。比如,有的政党许诺减税、提高福利,但执政后却是增加税收和减少福利,实质上是一样的。本人结论如下:论证民主是否适合中国,从中共历史上主张过民主做为理论依据是没有说服力的。”并坚称:“关于中共,我还有一个看法。共产党不是圣人集团,当然会有权宜之计,但不能据此认为共产党整个儿都是忽悠大众。”

虽然宋鲁郑说“不能据此认为共产党整个儿都是忽悠大众”——可什么叫“权宜之计”?什么叫“和现在西方民主国家中为了获得竞选成功,而大开支票类似”?这与“忽悠”又有何区别?当下执政党能赞同宋鲁郑的这一说法吗?“西方民主”是宋鲁郑不遗余力诟病和批判的,但现在宋鲁郑却把当下执政党与他所批判不已的“西方民主国家竞选大开支票”相提并论,这不是给现执政党挖坑抹黑又是什么呢?我们能赞同宋氏如此之说吗?

当下执政党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及邓、江、胡等前任中共领导多次宣示发扬和健全党内民主,宣示“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可按宋鲁郑“支票论”的逻辑,这些是否都是“权宜之计”的“大开支票”?一个当下执政党能这样吗?如果我们认可宋鲁郑所说为真,那么当下执政党的政治道德又何在?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文明……

然而事实是,尽管我国民主建设问题还很多,道路很曲折,对民主基本特征的认识和认定还有待进一步探讨、商榷——可执政党何曾像宋鲁郑这样公然兜底否认民主的核心价值?何曾宣称过“民主不适合中国”?

宋鲁郑如此价值观不值得批判吗?这难道不是公然诋毁执政党的民主价值观宣示?这是维护执政党还是在“挖坑”?

三、宋氏关于“政权合法性”的价值观是有害的

在论及执政合法性时,宋鲁郑说“中国传统上,政权的合法性是建立在执政绩效基础之上的”——就是说无须追问政权来源的合法性,只要“执政绩效”好,就是“合法”的。他的论据是“中国历史上的唐太宗李世民、明成祖朱棣、西汉末年的王莽,从程序上讲,三者权力都不具合法性,但由于李世民和朱棣创下罕见的文功武治(应为“文治武功”——笔者注),而成为后世典范。李世民更被视为自孔子以后数一数二的伟人。而书生式政治家王莽由于实行脱离实际、效仿周朝的改革,一败涂地,民不聊生。他篡位之举也就被历史完全否定,成为千古罪人。”

宋氏以他口中的所谓“中国传统”,再次宣扬成王败寇丛林法则,片面宣扬所谓“执政绩效”以及“唯GDP论成败”的所谓“合法性”的形而上学观点,以中国古代历史中为数并不很多的例子来掩盖中国传统上其实非常注重执政合法性的事实

事实是,历史上屈指可数的篡位帝王,有的尽管曾有过一段时期的“执政绩效”,但他们篡位行为的性质必然还是腐朽的封建皇权制度孕育的病态和惨剧,从来没有成为“后世典范”(尽管这也是文化糟粕)。除农民起义推翻前朝统治,如果中国传统不注重政权合法性,就不会有家天下皇位父子相传的“政治规矩”,也就不会形成“谋逆篡位”被公认不合法的舆论,且谋逆失败者皆获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的下场。即便陈胜吴广起义,也还是要借“传统价值观”说事儿:“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岂有中国传统上不注重政权合法性而只看“执政绩效”一说?诚若是,为何即便篡位登基的帝王,谁不以种种理由或借口宣示自己“造反篡位”的正当合理性(即合法性)?有谁会愚蠢到漠视执政合法性而仅以“执政绩效”代之?查考一下,王莽篡位的事实和他的所谓“执政绩效”,历史上何曾混为一谈?

抓住一点不及其余是宋鲁郑惯用的诡辩伎俩。

中国封建政治传统,皇帝立太子为“储君”的所谓“政权合法性”规矩,这固然属于中国政治文化的封建糟粕,但又恰恰说明中国并不是一个不关注“政权合法性”的民族当今执政党也还是注重政权合法性的,所以总是宣示“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或所谓“历史的选择”,而并未如宋鲁郑那样愚蠢地抹杀政治合法性,仅用所谓“执政绩效”来替代之。

而更重要的是,宋鲁郑用所谓“执政绩效”作为“政权合法性”的判断标准是极其片面、靠不住的、对国民和执政党都是有害的。因为,前专制独裁的苏联和希特勒德国等,他们也曾有骄人的令举世瞩目的“执政绩效”,“崛起”得简直令世人震惊,“苏联”更曾是我们的“老大哥”。但正是由于他们的“执政绩效”是建立在独裁专制和千百万人白骨之上的,所以这样的所谓“执政绩效”和所谓“崛起”终难持续而归于一朝轰然垮塌——殊不知,其实正是政权合法性出了大问题,正是政治道德价值追求和政治伦理出了大问题,其“执政绩效”并没有成为人民幸福的来源和依靠,没有成为政权稳固运行的基石,最后终于民心尽,导致帝国轰然垮塌并引发多米诺骨牌连锁效应,自己成了自己的掘墓人

历史证明:一时的“执政绩效”无法与“政权合法性”划等号。宋鲁郑片面宣扬他的以“执政绩效”替代“政权合法性”的价值观,难道不是有害甚至是危险的?历史的前车之鉴难道那么容易被忘却?

由于宋鲁郑某些“兜底”的价值观出了问题,所以就出现了一系列的价值观错误,比如宋氏公然宣扬他奉行麦凯恩的“国家至上”主义,于是就有了“大众贪欲”乃至实质上的“国贵民贱”、“民主不适合中国”等一系列难以立论的价值观。这些,当另文再论。先打住。

--------------------------------------------------------------

【相关链接】

  1. 应学俊:评宋鲁郑的价值观——“国家至上”

  2. 应学俊:评宋鲁郑所谓“西谚所云‘文化是制度之母’”

  3. 应学俊:评宋鲁郑“腐败与制度无关,贫穷才是腐败根源”

  4. 应学俊:宋鲁郑为何要坚持否认新加坡、香港的民主?(涉及评价标准问题)

  5. 应学俊:“应、宋之辩”水落石出(关于宋鲁郑的“支票论”)

  6. 文中所引中国政府和国家领导人承诺、讲话,请点击:“资料一”“资料二”查考

  7. 【文化讲堂/视频】秦晖教授:“文化决定论”的困境 视频(Video)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评所谓“西谚所云‘文化是制度之…      下一篇 >> 毛泽东说“反民主的反动只是一股…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