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思想的跋涉……
关注教育·社会·文史哲
http://yxj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毛泽东说“反民主的反动只是一股逆流”

2017-01-24 21:04:5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时事评论 | 浏览 697 次 | 评论 0 条

毛泽东说“反民主的反动只是一股逆流”

——宋鲁郑反民主言论批判

(原创:应学俊)      

早在70多年前中共七大闭幕时,毛泽东在闭幕词中明确断言:“现在的世界潮流,民主是主流,反民主的反动只是一股逆流……这种反动逆流总有一天会要被克服下去。”(见毛泽东《愚公移山》)。

虽然毛泽东在其民主政治实践中乏善可陈,但他毕竟在公开的言论宣示中对民主是肯定的,且并未将民主标注“姓无姓资、姓社姓资”,更未可笑地将民主分为“西方、东方”。

可笑的是,在民主越来越成为人类共同价值追求和世界潮流的同时,毛泽东所言反民主的“反动逆流”尚未被完全克服下去,这股逆流在极少数国家或地区不时公然冒头,颤巍巍伸出企图阻挡历史车轮的螳臂。当然,这也不奇怪,连人类唾弃的纳粹主义也偶尔会有倏忽即逝的闪现——可在光明和正义的擎天火炬下,这些魑魅魍魉只能昙花一现而迅疾归于灰飞烟灭。

最近,在我们这里见得较多的堪称反民主的人士及言论,是似乎颇成气候的宋鲁郑先生。由于强势媒体的推送,宋鲁郑的连篇累牍和视频大有铺天盖地之势。所以,笔者认为对其某些具有蛊惑性的错误言论,有给予批判的必要,以正视听。也欢迎宋鲁郑先生有针对性地反驳本文,但拒绝大而化之。

一、宋鲁郑公然亮出完全反民主的立场:“我本人对民主不管是激进还是渐进式都持否定态度。反对激进式民主,是因为它可能带来的危害,反对渐进式民主,是因为它在当前的历史条件下不可能存在。”(见宋鲁郑:我为什么认为民主不适合中国

【批判】宋鲁郑有秉持个人思想观点和立场的自由,包括反民主——但当宋氏成为客观上的“公众人物”和主流媒体推送的强势话语辩手时,就不完全是个人思想观点的问题了,它已可能影响执政党和政府的价值取向。于是我们就必须注意到,宋氏上述言论是泛指及全称判断的“民主”,并非特指某国的民主制度(连其惯用的“西方”都未使用)。

那么,我们就不得不问问——宋鲁郑打算如何批驳毛泽东七大闭幕词中关于“民主”的论断?如何批驳毛泽东的“窑洞对”?如何评价或批驳中共颁布的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民主”?如何批驳至今仍在传唱的“革命歌曲”《团结就是力量》的歌词“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毛泽东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这条新路,就是民主。

至于70多年前中共在《新华日报》上撰文宣示赞美民主以及毛泽东在各个场合有关民主的言论(“民主”前从未冠以“西方”),这里就不提了——因为宋鲁郑为了坚持他的反民主立场,已经将中共此举视为与西方国家竞选时政客的“大开支票”,并不打算真正践行。窃以为,当下执政党不可能同意宋鲁郑此说,宋氏所言无异于抹黑当下执政党,实有“挖坑”之嫌。关于此,笔者在《宋鲁郑系列价值观之批判》中已有介绍和批判,这里不赘。(参见笔者拙文《宋鲁郑系列价值观之批判》

宋鲁郑的反民主言论中,几乎每说“民主”必冠以“西方”之定语,使人感到“民主”似乎并不是人类追求的共同价值,似乎还有地域之分。但是,作为世界通用于指称政治制度类别和核心价值的“民主”,若没有国际公认的基本特征、内涵和核心价值之确认,这是不可能的,也是可笑的——否则,国际间交往岂不都成了“鸡同鸭讲”?国际社会如何对话沟通、缔结合作关系?若宋氏等动辄为“民主”冠以“西方”之说辞可以成立,那就必须首先批驳毛泽东、马恩等有关“民主”的论述,或阐述论证毛泽东、马恩所论述的“民主”确有所谓“东西方”地域之分,并解释在WTO等国际条约中如何实现了中国与世界各国的“鸡同鸭讲”

这一切都说明:民主就是民主,它姓“民”,人民当家做主是它的唯一属性——而民主政治价值中的平等、自由、公正就是人类共识的普世价值,从无“东方、西方”之分——世界之大,具体的民主制度设计可以有所不同(所谓“照搬”其实从来就不存在),但其基本属性、基本特征和价值,不可能有地域之分和本质的不同。同样,在中共“老祖宗”马恩著作里,也从未见在民主前冠以“西方”或“东方”,尤其是他们的晚年著中(早期著作论及阶级斗争时曾有“姓无姓资”的说法)。

而至于宋氏所言“激进民主”与“渐进民主”的问题,下文会有所涉及,暂且不论。

笔者从不愿扣帽子打棍子。但毛泽东确实说“反民主的反动只是一股逆流”——宋鲁郑公然反民主,难道愿意成为“反动逆流”中一朵小小浪花而不惜被浩浩荡荡的历史前进大潮所淹没?

二、宋鲁郑可笑的谬论——“中国模式及其成功和西方民主毫无关系”(见宋鲁郑:中国模式,一种新的民主?

【批判】首先,笔者声明:民主就是民主,它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宋氏蓄意为其冠以“西方”定语,毫无理据。本文与毛泽东和马恩采取同样的表述方式,不承认有所谓以地域为定语的“民主”。上文已述,不赘。

“中国模式及其成功和民主毫无关系”吗?

笔者将以事实证明:中国在“自由、民主”(当然包括“思想言论自由”)方面向前或大或小迈进一步,中国的发展就迈出历史上惊人的几大步!这便是中国迅速发展令世人瞩目的根和魂——不论我们对中国改革发展冠以怎样的“特色”或“主义”。没有民主、自由的稍稍进步,就没有中国后来的“崛起”。

民主政治常识告诉我们:思想言论自由是民主政治不可忽缺的要素和重要特征之一。而思想解放和言论自由度的稍有提升,正是中国改革开放大业的基础和前提。否则,便不会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思想解放大讨论,也就不会有改革开放的决策和实践,就不会有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否则,中国必然还是在“两个凡是”和“文革”姓社姓资极左理论思想专制禁锢下,那将不知要“摸石头”到猴年马月。而倘在毛时代,《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其作者——南京大学政治系教授胡福明将会是何等下场?看看写了个历史剧《海瑞罢官》京剧剧本的吴晗如何惨死便可想而知。宋鲁郑可知道——胡福明教授在写此文时是已经做好坐牢准备的?(点击:看相关报道民主、自由的稍稍进步与改革开放的决策和实施,其因果关系,宋鲁郑能否认得了吗?能说所谓中国模式及其成功与民主毫无关系吗?

民主政治常识还告诉我们:公民的人身自由、择业自由、选择居住和工作地的自由,这些与思想言论自由一样,都是民主不可忽缺的最基本要素。而在毛时代,公民失去的恰恰就是这些最基本的民主权利,他们的人身被牢牢固定在体制所规定的乡村或城镇或“单位”,不可自由流动,更无自主择业、创业的权利和自由,一切皆由体制安排和决定,即便原本是城镇的长住居民、学生,也可以随时被驱赶或曰流放至边陲、乡村,毫无自主、自由可言,十几岁的娃娃连选择继续上学读书的自由也荡然无存。

农民工大军但是,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最重要的要素,对人身自由和权利的限制,恰恰就是对生产力最大的束缚。——所以,改革开放,一旦解除了这些束缚,公民获得了原本应当拥有的最基本人身自由和自主择业、创业、选择工作和生活居住地的权利和自由,包括思想言论的稍稍自由的权利,生产力和创造力便获得井喷般的神奇爆发,3亿多农民得以自由流动、择业,建起数不清的高楼大厦、高速公路和铁路……多少有智慧的勤劳的公民自主创业,在成就自身梦想的同时,也为国家发展做出了无可估量的贡献,宋鲁郑难道不了解,民企的贡献已“占GDP的60%、创造就业的80%”?(点击这里查看资料来源)没有公民民主、自由程度的相对提升,蕴藏于人民群众中的巨大生产力、创造力难道不依然被压抑和扼杀着?那还能有中国的迅速“崛起”吗?这应当已无须笔者一一细数。宋鲁郑大概也无法抹杀这一点——而这些,又岂能说“与民主毫无关系”?

中国融入国际社会,如果没有对“平等、自由”这些有关“民主”以及“市场经济”等普世价值和基本规则的认同,如何能在经济全球化中,参与竞争和博弈并获得有史以来无可比拟的利益?当然,这就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尽的了。

宋鲁郑先生,没有上述这一切趋向于“民主”核心价值的“改革”,能有你整日挂在嘴边的所谓“中国崛起”和所谓“执政绩效”吗?

说“改革开放”使中国迅速崛起,这不错,可请问宋鲁郑先生改革,“改”了什么?除了经济体制,说到底,难道不就是从中央到地方的各项政策举措和法律法规、从体制到每一位公民的权利已至对外关系方面,稍稍向“民主、自由”靠近了一些,于是使生产力获得了基本的解放并融入国际社会吗?宋鲁郑能说今日中国之成功“与民主毫无关系”?难不成中国的迅速崛起依然是极左专制路线的成就?

三、在现实面前,宋鲁郑终于自相矛盾——

请看宋鲁郑如是说:“但是从现实的角度讲,我们又不得不承认,民主做为一个概念,一个理念,一个词语,一个有关政府构成方式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已经被广泛接受。除非能够说服民众放弃这样的观念或者有其它的替代物。所以,尽管中国模式和西方的民主没有什么关联之处,但我们仍然需要用民主来定义中国模式,称之为中国特色的民主政治(见宋鲁郑:中国模式,一种新的民主?

【批判】在上面这段与宋鲁郑一贯反民主立场自相矛盾的言论中,已经暴露出宋鲁郑宣扬反民主谬论的力不从心——尽管他动辄在“民主”前无端冠以“西方”,以否认民主的普适性,可最终还是不得不承认民主“已经被广泛接受”,而且宋鲁郑也不得不承认——民主是“一个有关政府构成方式的唯一合理的解释”,“仍需要用民主来定义中国模式”——这就是说,宋鲁郑已经无可奈何地不得不承认“民主”政治价值的合理性和普适性。我们为宋鲁郑先生尚未完全失去认知能力和对事实起码的尊重而感到些许庆幸

不论是“中国特色的民主政治”还是“英国或新加坡特色的民主政治”,其核心“民主”自有其国际公认的基本内涵和基本特征——对一个人类共同使用的政治概念,如果没有对其基本内涵和基本特征的认定,人类思维的概念、判断、推理将无法实现,国际对话和交流也永远是一句空话——只能永远在“鸡同鸭讲”自说自话中打泥巴仗。无论何种“特色”的民主,无论“东方、西方”在界定上有怎样细微的差别,终归不可能把专制独裁或专制集权说成是“民主”,终归不可能把虚假的强奸民意的伪民主说成是“民主”民主就是民主,是人民通过某种契约约定形式的当家做主,而不可能是“被他人做主”。请问宋鲁郑,对此,还有“西方、东方”之分吗?

事实雄辩地证明:没有民主的稍稍进步,就没有中国的改革开放;而公民整体一旦失去或再次被降低这最基本的民主权利和自由度,崛起的中国必将迅速滑落谷底。宋鲁郑先生可以仔细算算改革开放以来的这笔账。更欢迎宋鲁郑针对笔者这一判断做出基于事实和逻辑的反驳。

四、宋鲁郑反民主急不择言,又犯逻辑错误——宋氏说:我“反对渐进式民主,是因为它在当前的历史条件下不可能存在

【批判】宋氏又犯逻辑错误了。一个“不可能存在”的事物就谈不上好坏对错,因为它并没有存在。如若反对“渐进式民主”,宋氏最起码得以事实论证它的害处和不可行。而宋鲁郑却闭着眼睛对一个“不可能存在”的事物盲目高喊“反对”,道理何在?难不成我们能够对一个“当前历史条件下不可能出生的婴儿”做出任何或优或劣的评价吗?这是不是已经陷入唯心主义先验论的泥沼?不知“饱学”的宋鲁郑反民主为何到了如此急不择言的地步?

而宋鲁郑恰恰疏忽了一点,尽管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坎坎坷坷、起起落落,但上文事实已经证明,中国还是走在“渐进式民主”的路上,并且已将“民主”列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大力宣传。没有“渐进式民主”的希微进步,就不会有改革开放和所谓“中国崛起”的今天;而中国今天存在的许多阻碍改革发展的问题,诸如执法不公、行政不作为或乱作为、压制人民群众的表达诉求、监督缺失、腐败猖獗等等,几乎无一不是民主政治建设存在的问题所导致的。

宋鲁郑始终坚持反民主立场,一直宣示“民主不适合”中国,已至急不择言,破绽百出,难以自圆其说。毛泽东虽1949年以后犯过不少错,但其所言并非皆错,故希望宋鲁郑先生还是好好掂量一下毛泽东所言现在的世界潮流,民主是主流,反民主的反动只是一股逆流……这一论断的依据——想一想:这是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趋势和现实?毛此言是否能够被驳倒?宋鲁郑是否打算做这股“逆流”中一朵转瞬即逝的小小浪花而最终为浩浩荡荡的历史大潮所吞没?如果甘愿做这样逆流中转瞬即逝的小小浪花水滴,这固然是宋鲁郑选择的自由,但毕竟前车可鉴,逆历史潮流而动总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我们奉劝宋鲁郑三思。

--------------------------------------------------------------

【相关链接】

  1. 【人民日报/海外网】应学俊答《环球》:“中国为什么能发展这么快?”

  2. 应学俊:宋鲁郑系列价值观之批判

  3. 应学俊:“老祖宗”马克思、恩格斯是如何看待资本主义国家“民主普选”的?

  4. 应学俊: 中国式选举——进步、尴尬、突围

  5. 应学俊:“应、宋之辩”水落石出(关于宋鲁郑的“支票论”)

  6. 应学俊:评宋鲁郑的价值观——“国家至上”

  7. 【文化讲堂/视频】秦晖教授:“文化决定论”的困境 视频(Video)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宋鲁郑系列价值观之批判      下一篇 >> 重读孙中山《国事遗嘱》随想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应学俊

教师。退休。无门无党无派。独立思考者,独立撰稿人。担任几个网站专栏。(本博除另有署名外,均为原创。如有转载,请保持原作全貌并署名,如有明显修改请征得本博同意。纸质媒体如选用请事先与本博电邮联系。谢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